死过十个情缘的藏剑

非洲人

【李乔】守ってあげたくなる(2)

李轩X乔一帆


双向暗恋


异能现实设定


努力尝试着“如果轩哥不逗逼的话,会是怎么样”这样的脑洞,以及各种程度上的OOC


就先这样吧......


————————————————————————————————


“轰——”

 

破风的炸裂声响起,红色的地平线上伫立着一高一矮两个人。

 

“通讯信号连接能源局总部——”

 

“代号鸾洛音尘,编号0800......”

 

戴妍琦及其不在乎形象地蹲着,将耳朵里的微型通讯器掏了出来,安装在手环上后才开始接通信号,懒洋洋地汇报着任务情况。

 

“验证通过,允许对话。”

 

“报告,已消灭叛党驻A镇分队,击杀头目一个,队员十五名,共计十六人。”

 

然后,在搭档那一言难尽的目光下,戴妍琦面不改色地继续说了下去,一如组队登记时对乔一帆说就算是把雪纹架在她脖子上也坚决不会修改队名。

 

“喵嗷嗷嗷嗷嗷呜小组任务完成,申请提前返回。”

 

“噗——”

 

“混蛋,你刚刚绝对是笑了吧。”

 

“咳,十分抱歉......请求通过。”

 

“切。”

 

挂掉通讯,戴妍琦耸了耸肩,然后起身。“走吧。”

 

看着天边飞逝而过的流云,灿烂而悲壮的晚霞,哪怕是再多的浮躁,在双手沾上温热的鲜血后竟然也被压在了心底。

 

戴妍琦突然说:“来,一帆,我给你脸上蹭点儿血。”

 

“......你说啥?”乔一帆的脸上写满了戒备。

 

戴妍琦吐了舌头,“真是的,不要这么警惕嘛。”

 

“我来给你拍张战后照,帅裂苍穹的那种。”戴妍琦将光屏调好了界面,信誓旦旦地保证道,“绝对帅得你家前辈合不拢腿。”

 

乔一帆:“......”

 

“你可以不相信我的人,但是不能不相信我的技术!——不管是拍照还是PS。”

 

戴妍琦挥舞着拳头,比乔一帆还激动,“就是这样!镜头感很棒!上啊,勇敢的少年!”

 

戴妍琦:“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烟雾!”

 

乔一帆眉头一颤:“是这样的吗?”

 

戴妍琦:“绝对是这样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乔一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乔一帆抹了把脸,冷静地说:“......请务必帮我打个码,谢谢。”

 

“切。”

 

......

 

能源局总部基地。

 

背对背烫jio是不存在的,有的只是俩人尴尬的面对面喝茶。

 

李轩打量了一眼乖巧地坐在对面椅子上的后辈,拾掇得干干净净,甚至连指甲缝里也没有留下血渍污浊,眼前的乔一帆很难让李轩将其与戴妍琦传给自己的照片上那个人联系起来——隔着屏幕也能闻到他身上的硝烟味和血腥味。

 

刚从战场上走下来的,锋芒未敛的,冷漠的。

 

突然想起曾经到过的他的宿舍,也是如同其主人一样干净。

 

房间整洁没异味,不是伪娘就是Gay。

 

轩哥虎躯一震,双目一亮,老脸一红。

 

然后很快便又泄气地撇撇嘴。

 

......假的吧。

 

年长的一方在陷入恋爱的时候总会变得像父母一样,会为他考虑好一切,会在他身边唠唠叨叨,会不由自主地想去照顾他。

 

只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对自己与同性的后辈抱有这样的心思也应该是很奇怪而且少数的吧。

 

那个少年就坐在距离自己不足一臂的地方,专心地嚼着果汁里的冰块,咬碎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偶尔像这般孩子气的乔一帆现在让他无言以对,与印象里他正式入编之前没有任何变化。

 

就像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也没有任何进展。

 

虽然很想逞强地说至少要比普通的前后辈关系来得亲近,但是无论如何到最后也说服不了自己。

 

谈论起鬼剑相关或者任务经历时的乔一帆,他的双眼里仿佛有星星,那样纯粹的热情,甚至会让李轩为自己那点儿见不得光的心思而感到刺目和惭愧,就连简单的对视好似也变得艰难起来。

 

“......前辈,前辈?”

 

看吧,就是这样抬眼能见,伸手可触的距离,说是咫尺天涯也不过为吧。

 

李轩看向他,“嗯?”

 

乔一帆腼腆一笑:“我是说,这次执行任务的时候突然有了一个关于鬼阵运用的想法,想要尝试看看。”

 

两手十指交错搭在桌子上,上半身稍微前倾,乔一帆小心翼翼试探道:“前辈会帮我的......吧?”

 

......算了,就这样吧。

 

李轩抓了把头发,叹了口气。

 

“成,看你的时间安排。”

 

“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吧。”李轩看了一眼时间后选择去结账,起身说,“你刚回来,我送你回宿舍,好好休息。”

 

乔一帆皱了皱鼻子,“明明说好这次我来请客的......”

 

李轩挑眉,说:“我难道还能让你一个小孩子付钱?传出去我这张老脸还要不要了?”但他其实真正想要说,我不是你的客。

 

如果可以的话,李轩希望能够一直守护着属于他的珍贵的梦想与光芒,不让它们随风而散,总有一天会实现的。

 

但这与现实终究还是相悖的,他不可能永远地将乔一帆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相反,在这方面他一直十分严厉。

 

他无法再自欺欺人。乔一帆的变化是连外人都认为显而易见的,正如当他看到戴妍琦发给他的照片时,看见这锋芒毕露的一帆时,那种恍若隔世的错觉。此时的李轩就像一个看着子女长大的老父亲,既欣慰于孩子的成长与发展,又心酸于他的经历。

 

说不清楚究竟是“人不如故”的无奈更占上风,还是“吾家有儿初长成”的骄傲。

 

但就是这样,想要守护他。

 

“真是没有办法啊......”

 

“拜托别说‘没有办法’这样的话......”乔一帆无奈道:“还请前辈下一次务必让我来付款。”

 

“嗯嗯,我知道了。”李轩淡然道。

 

“......请不要这么敷衍,拜托了!”

 

李轩顾左右而言他:“啊对了,说起来小戴给我了你的照片......”

 

乔一帆:“......话题转得太生硬了,前辈。”

 

李轩继续说:“拍得挺不错的啊。”

 

乔一帆:“唉?是这样的吗?我其实还叫她打了码的。”

 

“没有打码,很好看。”

 

“其实那是咱们完成了任务之后,她心血来潮的摆拍。”

 

“所以说,我们鬼剑一脉的颜值都不低嘛,不像隔壁【哔——】......”

 

“......前辈,你到底说了什么,被消音了哦。”

 

“啊,什么也没有。”

 

......



tbc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