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过十个情缘的藏剑

非洲人

【李乔】关于一次无可奈何的“装b”

这次是ABO世界观,李A乔B吧

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先这样吧....

————————————————————————————————

1.

 

乔一帆是一个Beta。

 

在一群散发着各种各样信息素的A与O之间,无动于衷的B。

 

作为社会人口基数最为庞大的Beta,兴欣战队里居然就只有他一个B——坐在众多AO之间的B。

 

可以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队宠了。

 

但是由于乔一帆本身偏矮偏瘦,除了兴欣的,许多人都以为他是个Omaga。

 

乔一帆:“......我真的是个B啊!”

 

毕竟是见多了打抑制剂Omaga套路,众人丝毫不以为然,还在职业群里开玩笑说兴欣的未来太虚伪了,是全联盟最会装B的人。

 

乔一帆:“......”

 

 

2.

 

不是所有人的初次邂逅都美好如梦幻的。

 

就像是李轩和乔一帆。

 

在一个以AO恋和双B情为主流的社会里,他们甚至不曾被看好。

 

 

3.

 

那是远第八赛季的时候,那年的全明星赛由驻地S市的轮回战队主办。

 

赛前,酒店里——

 

李轩死死地抱着门框不撒手,被身后虚空众人拉扯着。

 

吴羽策:“李轩我跟你说,有本事你就巴拉这框一辈子!”

 

李轩:“吴羽策我也跟你说,你变了!你再也不是那个包容我的副队长了!”

 

吴羽策大怒:“你一个A怎么那么多屁事呢?又不是第一回了!”

 

吴羽策说:“让你上个全明星咋那么多屁话!”

 

李轩自暴自弃地嘶吼道:“那我就是个Beta咋了!没毛病啊!”

 

虚空:“......”

 

然后一转头发现有个不认识的少年站在不远处。

 

李轩:“......”

 

乔一帆:“......”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4.

 

乔一帆:“......”

 

我日,好几把酷炫。

 

 

5.

 

当时乔一帆的表情格外的复杂,看向虚空众人这淫乱行为的眼神简直一言难尽。

 

也许不是每一家战队都像微草的队风那般严谨的......

 

李轩尔康手:“少年郎,请留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当时的虚空和微草都恰好住在同一家酒店,更巧的是他们还都住同一层楼。

 

乔一帆万万没想到,下楼买瓶矿泉水都能撞见大战队不可告人的秘闻。

 

然后开始思考自己被杀人灭口的可能性。

 

乔一帆立即转身,想要装作没有看到并且赶紧走人。

 

说时迟那时快,李轩松开了他的宝贝儿门框又挣脱了队友,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拽住了乔一帆的手臂。

 

“那个小孩儿,”李轩急道,“你站住!”

 

乔一帆回头。那一刻,李轩听见了心跳的声音。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毫不做作也不漂亮,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的O。

 

 

6.

 

像爆米花炸开一样,“喜欢”的文字在脑海中跳跃,“喜欢”的感觉不断地扩大膨胀。又仿佛是落英漫天飞舞,细嫩的花瓣抚过脸庞,也轻轻地划过心底。

 

那时候的气氛真的是很好,一个深情,一个(李轩自以为是)羞涩。

 

一弹指二十瞬,一瞬二十念,一念二十息,一息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

 

李轩傻傻地看着眼前稚气未褪的少年,直到被人出声打断。

 

乔一帆涨红了脸:“前,前辈......”

 

李轩回过神,放开了手,然后鼓励地注视着他。

 

乔一帆:“......前辈放心,今天看到的事儿,那啥,我不会说出去的。”

 

李轩:“......”

 

李轩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极力无视掉身后n脸滑稽的智障队友。

 

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大龄单身青年,年薪百万,X市老A——李轩同志,对眼前尚处于萌新阶段的乔一帆,一见钟情了。

 

 

7.

 

李轩迅速回身与他的队友们特别坚定地对视了一眼,又迅速转了过来,微微躬身,温柔地说:“公子姓甚名谁?芳龄几何?家住何方?可有婚配?”

 

乔一帆深吸一口气,抬手捂住心口,脸上红晕未褪。

 

——天哪!我第三敬爱的前辈查了我户口!!

 

心思百转千回间,乔一帆脑筋打了个死结,顺着问题低声答道:“我......我叫乔一帆,十七了,家在B市......”

 

“然后呢?”李轩循循而善诱之。

 

“......还没有对象。”

“啧啧。”李轩摇摇头,故作不满道,“你是哪家战队的孩子啊?大傍晚的居然让你一个单身O独自出门,太不负责了。”

 

“......”乔一帆抬手抹了把脸,面无表情道,“前辈您好,前辈再见。”

 

李轩:“???”

 

 

8.

 

当晚,新秀挑战赛。

 

主持人宣布完挑战人员以及挑战对象后。

 

李轩大喜,与乔一帆握手时,佯装矜持地笑道:“我们又见面了。”

 

李轩叹道:“没想到你也喜欢阵鬼......”

 

乔一帆:“前辈,我的本职是刺客来着的。”

 

李轩更喜:“为了我,你一个刺客居然专门玩了阵鬼!”

 

乔一帆:“......”

 

 

9.

 

然后乔一帆就被李轩摁在地上狠狠摩擦摩擦了一顿。

 

 

10.

 

“他一定是我的真命天O!”李轩敲了敲会议室的桌子,如是说道。

 

“我一定要和他在一起!”

 

“他的信息素是如此的甜美!”

 

吴羽策:“......说实话我并未闻出他有信息素。”

 

李轩继续道:“如果他没有打抑制剂的话!”

 

虚空众人:“......”

 

 

11.

 

吴羽策说:“其实我觉得他是个Beta,就是矮了点儿而已。”

 

吴羽策冷酷地说:“正如你这个Alpha距离标准身高线差了命运的一公分。”

 

 

12.

 

两年后,兴欣获得了第十赛季的冠军。

 

李轩当晚就表白了。

 

乔一帆:“不是,前辈,我实话跟你说了......”

 

乔一帆欲哭无泪:“我真是个Beta,没打抑制剂!”

 

李轩慈爱地说:“傻孩子,你怎么会是个B呢?”

 

叶修叼着烟路过,顺口来了一句:“那可不,一帆可是咱们队里唯一的Beta。”

 

李轩的表情瞬间僵硬。

 

 

13.

 

乔一帆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关系的,前辈。”

 

“即便如此,你也还是我......”乔一帆顿了顿,说,“......最敬爱的前辈。”

 

李轩没有说话。

 

乔一帆眉头微颤,又笑道:“真的很抱歉......前辈。”

 

乔一帆说,天色不早,前辈快回去吧。

 

鼻尖微酸。

 

 

14.

 

两年多的相处。

 

第一次体验到被视若珍宝的感觉。

 

体贴的关照。

 

细微处的温柔。

 

怎么可能不动心呢?

 

可是,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吧。

 

 

15.

 

那个夏休期注定不会平静。

 

世邀赛来临,国家队到B市集训。

 

苏沐橙和方锐非常开心地把行李打包,提前寄给了回到B市的乔一帆,然后轻装上了飞机。

 

乔一帆认命地去取了包裹,然后苦哈哈地给他们送到集训基地。

 

“哇,一帆辛苦啦!”苏沐橙笑眯眯地说。

 

“没事没事儿......沐姐你们加油就成。”乔一帆抹了把汗,笑道,“我这儿走了啊,缺啥就跟我打个电话。”

 

苏沐橙说:“唉?不跟大家打个招呼再走吗?”

 

乔一帆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说:“还是算了吧......”

 

方锐打趣道:“这么害羞还是不行啊,你可是我们兴欣的接班人。”

 

乔一帆:“......可别,咱沐姐锐哥还能再战五百年。”

 

 

16.

 

乔一帆准备离开时,看见了李轩。

 

他就站在不远处的宿舍门前,静静地看着他们。

 

一切就像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只不过这一次,李轩身边没有了他的队友,而乔一帆身边是他的两个同伴。

 

出于礼貌,乔一帆开口道:“李轩前辈好。”

 

 

17.

 

然后李轩一把拽住他的手臂,不顾苏沐橙和方锐都在场。

 

李轩脸上是他之前从未见过的认真,一收起了笑脸,便显得有些冷峻。

 

李轩说,有些事情,不说清楚我没法子认真比赛。

 

乔一帆微怔。

 

李轩沉声道:“从前问你的时候,是我没了解清楚状况。现在我都想明白了,就想再问一次......”

 

李轩面色不改,耳朵变得通红,看着就是个未经人事的大男孩。

 

“我知道你叫乔一帆,今年19了,家在B市三环内,现在......有对象了吗?”

 

乔一帆瞪大了双眼。

 

 

18.

 

许多年后,俩人都退役了。

 

某天李轩搂着他家小孩儿看电视,下巴搁在他肩上,慢慢聊起了当年的事儿。

 

李轩问:“凭什么我才是你第三敬爱的前辈!”

 

李轩愤愤不平道:“前俩都是谁啊?我就不信了还!”

 

乔一帆吃吃地笑了,说他们是叶修和王杰希。

 

李轩看着他,属于乔一帆的棱角分明的面孔不知不觉间与从前那张青涩的脸重叠了起来。

 

乔一帆扭头,笑道:“我还想问你当初挑战赛把我锤得那么惨,是不是在报复我撞破了你们虚空的秘密呢。”

 

原来人前稳重,顾全大局的李轩队长私底下如此之孩子气。

 

李轩眉头一皱,心里一咯噔,赶紧吻上那双薄唇。

 

乔一帆轻哼一声,拍了拍年长者后背。

 

两人在沙发上抱作一团。

 

窗外,苍穹如墨,朗月当空。

End

评论(11)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