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过十个情缘的藏剑

非洲人

【李乔】关于一件鸡皮蒜毛的小事

李轩x乔一帆

一直想着逢山鬼泣和一寸灰除了全明星赛之外还有没有可能一起出现在同一阵营里,但是按照原著的设定里貌似不大可能

灵机一动就想到了游戏王paro,还专门去补了226集的dm,最后发现对写的内容毫无卵用......

就,凑合看吧.........

现在真不知道短篇该写什么了,中篇长篇都有脑洞但是懒......就这样吧,无所畏惧


——————————————————————————————


1.

 

——再一次就好,奇迹如果能够发生的话。

 

于是,他和他的同伴们创造了一个盛大的未来。

 

 

 

2.

 

剧烈的爆破声响起,气浪卷起了他的刘海,衣袂翻飞,这时乔一帆闭上了双眼。

 

比赛场上还残留着决斗的全息投影,乔一帆的场地翻开了最后一张伏盖卡。

 

根据有烟无事定律,这一瞬间对方的生命值归墟为零。

 

又一年世界邀请赛的冠军诞生了,全场却鸦雀无声,氛围在此刻几乎降至冰点。

 

也许刚入荣耀决斗坑的新人会好奇,居然还会有人在用早期的怪兽卡,而且还是在世邀赛的决赛上。

 

而如果你是世邀赛或者中国队老粉丝的话,这时的你一定会目瞪口呆,随后热泪盈眶。

 

逢山鬼泣。

 

久违的逢山鬼泣。

 

 

 

3.

 

“打开伏盖卡——”

 

乔一帆说道,声音轻得几乎要飘散在整个比赛场内。

 

“死者苏生。”

 

 

 

4.

 

随着全息投影效果的消散,观众席的气氛也逐渐回温,掌声热烈响起,喧嚣再起。

 

仿佛对应着主人的动作,在那高大的鬼剑士身后,一寸灰睁开了双眼,灰蓝的瞳眸清澈犹如冰川,尽是化不开的温柔与思念。

 

那仿佛是自己珍视已久的明珠,乔一帆小心翼翼地将决斗盘上的卡片收好,俩人的身影则化为光点随风而逝。

 

无论是现场还是网络的另一端,都会有无数的粉丝泣不成声,扯着嗓子嘶吼,逢山鬼泣,不知不觉间便形成了一股奇妙的韵律。

 

他们还喊着,轩哥好久不见。

 

乔一帆也在心中默道,好久不见。

 

——好想见你。

 

 

 

5.

 

每一个时代的更替都逃不开繁荣与没落。

 

早在第十赛季,乔一帆的阵鬼便已得到公众的认可,再到后来李轩退役,他便是联盟里的第一阵鬼了。

 

他并未向虚空战队购买全明星角色逢山鬼泣,而是一直坚持使用一寸灰。

 

阴阳有数,枯荣不竭。

 

再后来,逢山鬼泣便很少被人提起了。

 

但是比大多数选手和角色幸运的是,李轩和逢山鬼泣都是荣耀历史最重要的书写者之一。

 

而更幸运的是,哪怕全世界都忘了他们,也始终会有一个人将其永远地刻骨铭记。

 

 

 

6.

 

其实吧,当时在场上生命值尚未归零的中国队员还有一个高英杰。

 

只是他的前场已经没有怪兽了,后场也没有了伏盖卡。

 

说得通俗易懂一点,就是他空场了,跟清零没有多少区别。

 

他不禁道:“一帆,你什么时候把逢山鬼泣放进卡组的?”

 

高英杰说:“不对,你是什么时候把逢山鬼泣丢进墓地的?”

 

高英杰:“等等,你居然舍得让逢山鬼泣进墓地?!”

 

乔一帆:“……”

 

“虽然说被手牌抹杀的那会还真的是有点儿心疼,”乔一帆说,“但是你那么激动干嘛?这不就是最老土的套路吗……”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高英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说道:“不过虚空居然会舍得把他们的镇队之宝借给你,真的是有点儿意外呢。”

 

乔一帆顾左右而言他:“真是场愉快的决斗呢。”

 

戴妍琦忍不住吐槽道:“说实话,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的好嘲讽,果然是叶神的亲传弟子吗……”

 

乔一帆:“.…..”

 

李迅义愤填膺道:“一帆,她居然在侮辱你!”

 

李迅煽风点火道:“一帆,你一定好好教训她!下次团队赛没有她的份了!”

 

邱非说:“我只知道你要是再不住口,下次团队赛还是会没有你的份……”

 

有人义正言辞道:“瞎说,一帆怎么会是那种因为李迅胡乱怂恿而不让他上团队赛的人呢?他一定是对比了决赛各个对手战斗风格,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认为我是本次比赛最合适上场的,才做出的英明抉择。”

 

众人唏嘘不已。

 

乔一帆:“.…..”

 

李迅:“.…..”

 

 

 

7.

 

在众人为冠军队伍欢呼的时候,没人注意到,观众席上有一个人蓦然退场了。

 

他悄悄走到了选手通道之外,安静地等候着。

 

于是便有工作人员觉得略微熟悉,上前询问道。

 

那人用半生不熟的蹩脚英文,配合了肢体动作,表达着他的意思,这位外国小哥看得出来,这哥们已经很努力了。

 

“那什么,Hi,I am ……呃,I just want to wait……卧槽接下来怎么说来着……”那人头疼道,“算了,我还是给白庶打个电话吧。”

 

这时,工作人员已经认出他来了,而且操着一口纯正的东北腔中文,惊喜道:

 

“艾玛我认得你!你是李轩!!”

 

李轩微笑,从善如流地切换回中文:“幸会幸会。”

 

李轩:“所以你能给我开个后门让我等个人不?”

 

 

 

8.

 

外国小哥拿到了初代队员的签名,非常开心。

 

然后他兴高采烈地把李轩请出了选手通道。

 

李轩:“.…..”

 

李轩恨恨道:“妈的,连这点儿后门都不愿意给我开。”

 

李轩说:“啧,这么过分一定要发微博,电子竞技果然没有感情。”

 

李轩:“他被开除粉籍了。”

 

 

 

9.

 

后来乔一帆抚摸着李轩的狗头,安慰他说工作人员也只是按规章办事,他心底里肯定还是真爱你的。

 

李轩翻了个白眼,弯着腰狠狠地在乔一帆肩膀上蹭了好几下。

 

李轩悲愤道:“他爱我个屁!电子竞技根本没有感情!!伪粉!!!”

 

乔一帆哭笑不得:“没事没事,我是真爱粉啊。”

 

乔一帆顿了顿,说:“我爱你啊。”

 

然后他身后的同伴们皆是满脸嫌弃,觉得此景难以入目,纷纷唾弃不已。

 

戴妍琦咽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后迅速整理了自己的面部表情,旋即语气浮夸道:“轩哥,我也是你的真爱粉!!”

 

李迅紧随其后,阴阳怪气道:“轩哥,我爱你啊!!”

 

郭少故意翘起了兰花指,抑扬顿挫道:“哦我的老天哪,你们快瞧瞧那是谁?轩哥哎!!噢,我是说,我遇到了我的偶像!!”

 

乔一帆:“.…..”

 

李轩:“.…..”

 

乔一帆感觉额角的青筋在跃动,他一手拎起戴妍琦的后衣领一手拖走了郭少,率先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留下的李轩则幽幽地看着李迅。

 

李迅:“.…..”

 

李迅顿时额头上布满了冷汗,想起了那些年被队长所支配的恐惧,以及遭受战队暴力欺凌事件的耻辱。

 

他身旁的队友们都齐齐后退了一步,又齐齐地用滑稽脸看着他。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李迅抬脚的那一刹那,李轩一个强人锁男将其擒拿住,恶狠狠道:

 

“兔崽子,你爸爸依旧是你爸爸!”

 

见状,中国队员们心头一紧,自然是无法对自己的同伴遭遇毒手而袖手旁观的,李迅毕竟是他们的好伙伴,哪怕同时还是中国队食物链的最底端。

 

于是他们纷纷鼓起了掌。

 

一路上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10.

 

回到酒店后,众人都不约而同回房,打算睡他个地老天荒。

 

到底是决赛精力消耗过大,嬉闹过后迎来的是更沉重的疲惫。

 

李轩趴在床上刷着微博,刷到最后一回合逢山鬼泣的照片时一改先前死糜烂眼的样子,拽着旁边乔一帆的衣角,眉飞色舞地问着他比赛时的战术打算和心路历程。

 

乔一帆一边“嗯嗯”地答道,一边盯着手里的卡。

 

看出自家对象的心不在焉,李轩有点儿不高兴。李轩蓦然抽走乔一帆手里的逢山鬼泣,不满道:“我人就在你旁边,能不能别让我吃自己卡的醋?”

 

乔一帆依旧是好脾气地笑了笑。

 

“你怎么就想到把逢山鬼泣加入卡组呢?”李轩挑眉,“不怕卡手啊?”

 

乔一帆学着三国杀里张辽的语气说:“没想到吧!”

 

李轩哭笑不得:“是是是,没想到啊。”

 

李轩又戳了戳乔一帆,说:“请小朋友认真回答前辈的问题。”

 

乔小朋友眨眨眼,无辜地看着李老前辈。

 

李轩凑近了他:“嗯?”

 

李轩:“不说就把你就地正法了。”

 

乔一帆叹了口气说:“可是前辈,你明明说过拿了冠军就让我对你……”

 

“哦哟哟,翅膀硬了还敢顶嘴?”李轩佯怒道,作势要打他屁股时被小孩儿灵巧地一个翻滚躲过了。

 

乔一帆坐了起来,正色道:“轩哥你不要逃避问题,你答应过我的……”

 

李轩顿时给气笑了,长臂一伸便将小孩儿拎了过来,翻身压上。

 

 

 

11.

 

一阵为爱鼓掌后,俩人都靠在床头坐着,进入贤者时间。

 

短暂的沉默过后,乔一帆漠然道:

 

“轩哥,你耍赖。”

 

李轩点点头,说:“没事儿,我不介意。”

 

乔一帆翻了个白眼。

 

 

 

12.

 

又是一阵沉默。

 

李轩不死心又问道:“所以你到底是为什么……”

 

乔一帆怅然若失的样子,放空了双眼,宛如凝视着虚空,半晌后,才幽幽道:“大概就……不甘心吧。”

 

李轩嗤笑道:“又不是没拿过世界冠军。”

 

乔一帆叹声说:“可是现在有很多荣耀er都不知道你。”

 

李轩微怔。

 

 

 

13.

 

时间凝固了许久,李轩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李轩涩道:“那你知不知道,这样很有可能会输掉……”

 

乔一帆点点头,拿过床头的卡片,小心翼翼地摩擦着牌面。

 

“我知道啊,但就是想任性一次。”

 

想和你一起被人记住。

 

无论怎么样都好,唯独不希望最重要的人被逐渐遗忘。

 

在兴欣战队建立最初时他就知道了,尤其是初代队员“老弱病残”各项都有,最能体会英雄末路的无奈和悲凉。那种无力感太过沉重,就算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情况,也还是想极力去阻止。

 

就算是两人一起承担也好。

 

 

 

14.

 

这些话乔一帆没说,但李轩也能猜出个七八成。

 

毕竟有种默契,一看就是睡过的。

 

乔一帆那点儿小脾气就上来了,他转头看着李轩,特别生气地说:“你明明答应了让我做的还……”

 

乔一帆冷笑道:“果然,男人都是大屁眼子。”

 

然而贤者时间里的李轩无所畏惧,被子一拉手臂一伸就把人搂在怀里,懒洋洋道:

 

“凑合过呗,还能离咋地?”


end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