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过十个情缘的藏剑

非洲人

【李乔】化整为零

李轩x乔一帆

尝试一下分手设定


emmmmm其实乔李年下好像也没毛病


实际上这是给轩哥的生贺.......我实在是困了


就这样吧,唉


——————————————————————————————



1.

 

一切又像是回到了最开始,空白的页面尚未被留下任何痕迹。

 

乔一帆就坐在他的对面,稍微伸手就可以够得到的距离。

 

李轩垂着眸子,抿着陶瓷杯的边缘,半天没尝到杯中的液体是什么滋味儿。

 

他这厢漫不经心地喝着咖啡,竟也错漏了那厢乔一帆投来深沉的目光。

 

李轩换了一边脚,继续翘起二郎腿。

 

“轩哥,”

 

眼前的青年礼貌地笑了笑,温雅地开口道,他的嗓子是被岁月打磨过后的样子,变得低沉了。

 

“我准备订婚了。”

 

于是李轩一口咖啡呛在了嗓子眼。

 

啧,专门挑着轩哥生日当天膈应人是吧。

 

那是他们分手后的第三年。

 

 

 

2.

 

和小孩儿分手后的第二年,轩哥被公司调到了B市。

 

李轩带着一纸文书走马上任。

 

李轩出了地铁口,再一次为B市的街道交通状况叹息。他拖着行李箱又拿着电脑包,一手举着导航界面的手机终于站到了公司分配的住处楼下。他收好了拉杆,吭哧吭哧地将沉重的行李箱提上去。

 

陈旧的行李箱遍体鳞伤,到处都是磕磕碰碰出来的痕迹,底下有一只万向轮还被换修过几次。他的箱子乌漆嘛黑的,面儿上还印着荣耀的Logo,被擦得很干净。

 

轩哥一边爬楼梯一边暗骂辣鸡宿舍——七层楼以下的建筑不允许安装电梯,而这栋楼好巧不巧只有六层。

 

然后轩哥成为了一个能够住在顶层楼房的男人。

 

 

 

3.

 

和小孩儿分手后的第二年,轩哥卸载了荣耀,生活被繁忙的工作所充实。

 

他毕竟不是第一次来B市了。

 

月华如霜,万家灯火。

 

只是偌大的帝都,竟再也找不着一丝归属感。

 

李轩忧郁地想着。

 

“李轩,干嘛呢?”王杰希敲了敲他的桌子,不满道,“工作的时候就认真点儿,让我领略领略你们虚空的敬业,行么?”

 

……尤其是在发现上司是自个儿前男友的前队长之后。

 

 

 

4.

 

和小孩儿分手后的第二年,轩哥的生日过得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怎么的,陪你出来喝酒倒还嫌我多余了是吧?”

 

“不敢不敢,老王我错了老王。”

 

酒吧里的音乐已经不能称之为音乐了,碰碰碰咚咚咚的,李轩只觉得脑壳疼,有些后悔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在家待着,非要出来疯。

 

也许是太久没有尝到过酒精的滋味了,毕竟是会影响到电竞选手职业寿命的东西,李轩喝了两杯之后开始有些头晕。

 

李轩说,我的酒量居然会这么差!

 

王杰希敷衍地说,没事儿,你比叶修一杯倒要强。

 

李轩盯着玻璃杯里那一点点儿残酒,好久才说道:“以前一帆也这么安慰过我。”

 

王杰希点点头说,放心,两年前的我没有冲动到打你,今天也不会的。

 

李轩笑了一声,说那就好。

 

王杰希又说:“这个月底前,我要看到你的策划方案,懂?”

 

李轩:“.…..”

 

特别的冷酷,特别的无情。

 

 

 

5.

 

和小孩儿分手后的第二年,轩哥告诉队友们,他过得很好。

 

李迅崩溃道,虚空又被兴欣抢了boss,队长你快来管管他们啊!

 

李轩说不管了,管不住管不住。

 

也再没有了去管的资格。

 

如今的轩哥一切安好,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只是不得不一个人努力攒钱,买房买车,前几天还给正在读研的妹妹打了生活费。

 

就是应付相亲应付得有点儿不耐烦。

 

可是他也没有办法,毕竟一切还是要以大局为重。

 

在全身镜前穿上西装,系好领带,梳理头发又擦亮皮鞋,提上公文包后推开门走向了一个新的领域,迎接的是一个陌生的自己。

 

茫茫人海中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上班族,褪去荣耀光环后的他泯然众人,在复杂的工作圈里徘徊,维持着虚伪的人际关系。日复一日地上下班,偶尔还会有加班——这取决于王杰希的心情。

 

这是很多年前,他曾是少年时最抵触的生活。

 

半生归来,他也不再是少年了。

 

到最后,轩哥也还是成为了自己曾最讨厌的人。

 

 

 

6.

 

和小孩儿分手后的第一年,轩哥时隔多年的胃病终于又犯了。

 

啊,胃病,只有你还没有遗忘我!

 

躺在沙发上,李轩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家里少了一个人,少了许多东西,瞬间变得空荡荡的。

 

手机界面在停留在乔一帆的微博里,李轩反复看了无数次。一边看一边发呆,于是屏幕被开了又开。

 

说不习惯那是不可能的,那毕竟是朝夕相处的……前男友啊。

 

从前是照顾小孩儿,为了让他乖乖地按时吃一日三餐,轩哥也不得不跟着规规矩矩地吃饭,就算是不在家,也会有qq短信电话素质三连问候。

 

而当另一半忽然空了下来时,席卷而来的是说不清的倦怠感,发觉自己所做的一切好像都变得不是那么的必要了。

 

轩哥觉得有一点点的孤独。

 

大概是因为正在生病吧。

 

 

 

7.

 

和小孩儿分手后的第一年,轩哥就后悔了。

 

那天的轩哥看起来有些冷漠,他说,要不咱们就这样吧,好聚好散。

 

乔一帆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那天的乔一帆什么挽留的话都没有说,他从来都是个温柔的人。

 

那小孩儿强撑起来的笑颜却是如此刺眼,直直地印进李轩心底,甚至铭刻入骨,在后来的日子里反反复复地拷打着他的灵魂。

 

是他自己抵抗不住现实的压力提出的分手。

 

是他以己度人,以为胆小的人其实不只有他自己。

 

可是真相就是这么残忍,恨恨地给了他一巴掌。

 

别人告诉他,他的小孩儿早就已经和家里闹翻了。

 

仿佛是胸口被重重地抡了一锤,李轩疼得难以喘息。就算没有人打他,他自己都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李轩很快就想清楚了,他这是在用自己的平庸,来惩罚最爱自己的人。

 

也是轩哥最爱的人。

 

 

 

8.

 

和小孩儿分手后的第三年,轩哥再次见到了他。

 

终于不是擦肩而过后再停驻回望。

 

一切又像是回到了最开始,空白的页面尚未被留下任何痕迹。

 

乔一帆就坐在他的对面,稍微伸手就可以够得到的距离。

 

李轩垂着眸子,抿着陶瓷杯的边缘,半天也没尝到杯中的液体是什么滋味儿。

 

恍惚间他想起很久之前,小孩儿向自己表白的那一天,他们好像也是如现在这般面对面地坐着。然后,记忆中那个忐忑不安满脸通红的孩子,不知不觉间与如今成熟稳重的青年重叠在了一起。

 

他这厢漫不经心地喝着咖啡,竟也错漏了那厢乔一帆投来深沉的目光。

 

他说:“好久不见。”

 

李轩换了一边脚,继续翘着二郎腿。

 

“轩哥,”

 

眼前的青年礼貌地笑了笑,温雅地开口道,他的嗓子是被岁月打磨过后的样子,变得低沉了。

 

“我准备订婚了。”

 

于是李轩一口咖啡呛在了嗓子眼。

 

是专门挑着轩哥生日这天来膈应人吗。

 

乔一帆静静地看着他。

 

“.…..”

 

李轩愣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时候仿佛被生锈机械碾压过一般,支离破碎。

 

“啊?……哦哦,那挺好的……”

 

“挺好的……”

 

确实李轩心里感到了无可避免的苦涩,只是这时他除了祝福再也想不出别的话语。

 

时间在沉默中一点点地被消磨,乔一帆一直耐心地等着他说话,凝固的气氛几乎也要将他的心情冰冻。思绪百转千回间,李轩灵机一动,正想说点什么,却被乔一帆先开了口。

 

“这几年过得还好吗?”

 

 

 

9.

 

过得还好吗?

 

怎么会不好呢?

 

轩哥现在的工作稳定,薪水不低,也算是有车有房,标准大龄黄金单身男。

 

只是尘封了一腔难凉热血,再不见人提刀征战沙场,为了荣耀抛头颅洒热血。

 

倒不是说忘记了荣耀,只是那一番少年意气终究还是在漫长的时光里被消磨殆尽,不得不向现实低了头。

 

……说到底,都是为了生活啊。

 

除了偶尔不得不忍受的内心煎熬,灵魂拷问之外,一切都很好。

 

可是对上那青年清澈的双眼时,李轩却说不出口。

 

李轩咽了咽口水,努力将微皱的眉头舒展开。他想问问他的小孩儿,你对象人怎么样,对你好不好,能照顾好这个家吗;他还想问,你和伯父伯母和解了没有;他最知道的是,你原谅我了吗……

 

然而,现在的他连如此简单的话都无法问出,他实在是想不出自己该以怎样的立场来了解这些事情,能剩下的就只有——

 

他扯开嘴角说:“什么时候的订婚宴?我……”

 

我......

 

不知不觉变苦涩的声音戛然而止,李轩一手摁住两边的太阳穴,垂下了脑袋。他深吸了几口气,才道:“……抱歉。”

 

直到千帆过尽,万木开春之后,再回头时才会发现,原来最刻骨铭心的还是当初的事,最初的人。

 

来不及了啊。

 

 

 

10.

 

“来得及的哦。”

 

温雅的青年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一如当年,他撑着下巴说,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安慰李轩。“日期暂时还没有定下来。”

 

李轩叹了口气,苦笑道:“算黄道吉日这种事得去找王杰希,这点你应该比我清楚。”

 

乔一帆眨了眨眼,缓缓道:“可是我还在等你点头呢。”

 

李轩眉心微颤:“没什么不能点头的,你也过得好就行。”

 

“是这样吗?”乔一帆看样子是松了口气。

 

“对。”看他如释重负的样子,李轩忽然有点儿——好吧,是非常,难受,原来自己曾给了他那么大的压力吗?

 

“我相信以你曾引以为傲的大局观和成年人应有的判断力,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轩哥说:“小鬼,可别给我们阵鬼丢脸啊。”

 

乔一帆点点头。

 

 

 

11.

 

于是,乔一帆掏了掏上衣的口袋,将一个小小的黑盒子放在桌上,用一根食指将其推到李轩面前。

 

乔一帆有些紧张地说:“轩哥,你点过头了的。”

 

李轩:“.…..”

 

那是他们分手的第三年。

 

 

 

12.

 

和小孩儿分手后的第三年,轩哥又和前任和好了。

 

他还是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路,如果是两个人的话,一定可以共同守望这个世界。但是无论如何,他只是想活在自己的选择里,仅此而已。

 

也许当初是他太稚嫩,给不了李轩足够的安全感和动力。他也希望当自己再次追向李轩时,他一定不会避开自己的视线,能够比谁都更好地接受。

 

李轩没有说的是,他给了自己一份敢于面对现实的勇气。

 

乔一帆说:“我想了很久,后来发现最想要一起走下去的人,还是你。”

 

乔一帆:“要不咱们今天就给订了?刚好轩哥你生日。”

 

乔一帆:“啊,对了,我是不是还没有说生日快乐?”

 

……

 

 

 

13.

 

一切又像是回到了最开始。

 

最终,他在空白的页面画下了一个完整的圆。


end


轩哥生日快乐~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