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过十个情缘的藏剑

非洲人

【李乔】守ってあげたくなる(4,完结)

李轩x乔一帆

现世异能设定

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写过段子体了,最近的几篇感觉都是很繁琐的文字,无奈又无力......

总之这个坑完了,现在真的要再去寻找新的脑洞了

就先这样吧


——————————————————————————————


能源局里头最近又多了一条八卦——兴欣家的乔一帆被打脸了!


而且还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打脸”。


这个敢动手扇乔一帆巴掌的居然还不是别人,而是对他百般照顾的李轩!


俩战队核心人员为何孤男寡男独处于病房?月黑风高的夜晚何以蓦然传出响亮的耳光声?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少天,快别说了,叶前辈正在看着你。”


“……哦。”


……


根据还贴着OK绷,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戴女士说,乔一帆在治疗舱里躺了整整一天才被允许转移到普通的单人小病房。


李轩跟随了这整个过程。


彼时已是深夜,患者尚未清醒,他便在房外抽了根烟。


当李轩自我感觉冷静得差不多了,才推门进去。结果一看到病床上的小孩儿脸色残白如纸,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暴躁再次有了回升的趋势。


叛逆期的男孩儿是真的要命。


在这个孩子还非常有可能成为他未来伴侣的情况下,尤其令人头痛——打又舍不得,骂又不敢……


“啪!!”


去他妈的打不得骂不起。


熊孩子该管教的时候还是得下手,岂能让他上天?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说的就是乔一帆。


李轩面无表情地想着。


那会儿乔一帆被打得偏了头,呆呆地坐在病床上,甚至一动不动。站在床边的李轩慢慢放下手,掌心还余留有些微的火辣。


沉重的氛围吓得护士小姐姐大气不敢喘一声,轻手轻脚地逃出了这间病房。


四周墙色苍白,压抑得天花板似乎随时能够垂坠下来。


乔一帆垂着双眸一言不发,眼睫在同样苍白的脸颊上投下小片阴影。


这一巴掌来得其实并不意外。


李轩冷冷地说:“我记得叶修说过,你的大局观非常好,天生就是吃阵鬼这碗饭的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我才会有培养你的耐心。”


他坐上病床并凑近了乔一帆,捏着小孩的下巴将其转过来正对着自己。李轩沉声道:“懂得审时度势,随机应变——曾经是你作为鬼剑士最大的优势。”


“可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


“胡乱逞能,钻牛角尖,甚至对自身实力过于自负。”


“别说是超越我了,以你现在的心境,能不能保住如今的实力都令人怀疑。”


“在拥有了野心之后,你的本心去了哪里?”


直到带他回到总部之后,李轩才知道所谓的随机奖品,门票什么的并不是什么偶然,也不是叶修的恶作剧,而是下一个任务的线索。


找出潜伏在演唱会的人群里的叛党头目并击杀,阻止他造成演唱会的动乱,正是本次任务的主要目的。


那本应该是由前辈带着后辈才能够完成的任务——至少A级头目并不在乔一帆这样实力能接到的个人任务范畴之中。


可是乔一帆却选择了独自完成。


李轩知道他并不是为了独吞那一点儿积分才这么做,只是……


“我真的很失望。”


还有对他自己的失望。


不得不承认,那个时候看见乔一帆遍体鳞伤,自己竟顿时感到手脚冰凉,心跳仿佛也停了一拍,随即而来的是心头熄不灭的怒火,哪怕是现在,这火也还是没能熄灭。


那种无力感,心有余悸。


明明那是自己恨不得呵护在手掌上,在心里宝贝着的小孩,却被其他不相干的人重伤。


就算是和别人友好切磋所造成的伤口,也格外的刺眼。只要不是自己留下,都会刺得他想要发狂。


就那么隐忍了很久很久,直到亲手在他脸上留下这鲜明的印记,李轩在心疼和后悔之余,竟然也感到了那么一丝丝的……痛快!?


也许他是疯了吧。


乔一帆:“.…..”


乔一帆终于稍微有了点儿反应,他的脸上终于有了神采,宛如一个精致的木偶好不容易拥有了自己的灵魂,对这来之不易的礼物尚处于适应期,生涩却充满了期待。


“我......因为…….我……”乔一帆动了动手指,眼中星光微闪,声音低哑,只是垂眸不敢再看李轩。


冷漠得令人心怵。


他想着,如果不能勇敢一点儿,如果再不做出什么改变的话,如果一直循规蹈矩地进行着的话,大概就真的会赶不上了吧。


那是曾点缀了他人生的星光,却远在亿万光年的彼方。


李轩就像是一个历经风霜的水手,每每归来,便会坐在火炉旁给他讲述着大海的故事和代代相传的记忆,胸中依然怀有一股对于航海冒险的热情和勇气。而乔一帆则是那个听着故事长大的年青人,前辈在他的心中种下了希望的种子,给予了他无限广阔的海洋,以及对未知世界的期待。


“我……想成为前辈的支柱。”


无论别人再怎么说道沉稳可靠,男人在骨子里总是不肯认输的。


并非是在给自己辩解什么,乔一帆只是单纯地陈述了一件事而已。


李轩一怔。


药水从倒挂的玻璃瓶中一滴一滴地滑落,顺着针管缓缓流入血管,时间也在静默中一点一点地流逝。李轩看向他的小孩儿,神情复杂。


半晌,才有人开口。


乔一帆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垂着脑袋宛如一个静待审判结果的犯人,声音颤抖而嘶哑。


天真的话语被说了出口,来自他曾经过了千般煎熬的内心。


就算你似乎并不需要,而且听起来还很可笑……可即便是这样,我依然还是会在心底如此祈祷着。


“因为我也想……”


守护你。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将一片真心捧到了李轩面前,等待着裁决。这份心意终于被他的前辈知晓,只是也不知道是否还会再有明天。


时间仿佛凝住了一般,乔一帆一颗心沉入了冰冷的海底——忽然间他看不见光芒,也感受不到悲伤,就连记忆中那淡淡的温暖的声音也想不起来了。


床边的重量一轻,脚步声接着响起,然后是门的开关声。


他闭上了双眼,静默蔓延开来。


然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靠,你哭啥?”


有些不知所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此时却如炸雷一般将乔一帆惊醒,又如鬼神盛宴的幽光,将他从困住自己的鬼连环中拯救出来。


“不是,我就去打了个热开水的功夫怎么……”


李轩无奈地给他擦了擦脸,干巴巴地解释着。


事实上乔一帆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哭的,眼圈和鼻头都是通红,可怜兮兮的,李轩忍不住伸手捏住他的鼻尖。


乔一帆:“前辈……我……嗝!”


李轩头痛道:“行了行了,我没生气,别哭了啊。”


于是乔一帆眼泪流得更凶了。


李轩:“我去,都说别哭行么……”


李轩:“你再哭,我就要拒绝你了啊!!”


说时迟那时快,乔一帆迅速扯了几张纸巾摁在自己的眼睛上,委委屈屈地说:“那我,我不哭了……嗝!”


李轩:“.…..”


李轩心想,妈的,狗儿子。


END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