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过十个情缘的藏剑

非洲人

【李乔】守ってあげたくなる(3)

李轩x乔一帆

私设有

现世异能设定

好像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就先这样吧


——————————————————————————————


Part.3

 

事实证明,男孩子总是会勉强自己胡来。

 

在他的内心深处,对某些特定的事物或者人总会怀有像无名诗人一样的热情。

 

事情的起因其实非常的简单并且无聊。

 

作为试炼任务的随机奖品之一,戴妍琦盯着手里的两张音乐会门票陷入了沉思。

 

然后一脸狰狞地看着乔一帆所得到的当下偶像歌姬个人演唱会门票,嫉妒仿佛快要化为实质,溢出她的双目。

 

乔一帆喃喃自语:“所以为什么总部会发这种影响队内和谐友好关系的物品……”

 

“可以说是非常的诡异了。”戴妍琦摸着下巴,严肃道,“我怀疑,咱们总部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乔一帆:“我认为,纯粹就是叶队的恶趣味犯了……”

 

“……有道理。”戴妍琦,“听说隔壁孙翔还获得了一张核桃乳工厂的参观券。”

 

说着并开始清点任务完成后领取到的物品。

 

戴妍琦搓了搓手,冲他璀璨一笑:“一帆啊……”

 

乔一帆警惕道:“……我拒绝。”

 

戴妍琦柳眉一竖:“你都还没听!”

 

乔一帆尴尬地笑了笑,说:“你想说啥咱俩心里还能没点儿【哔——】数吗……”

 

戴妍琦说:“门票换换嘛!”

 

乔一帆眉头都没皱一下:“代价呢?”

 

戴妍琦勃然大怒:“难道你和李轩大大的二人约会还不够吗?!”

 

乔一帆后退了两步:“驳回——毕竟,你甚至还可以在听交响乐的时候靠着肖时钦前辈的肩膀睡觉,而我却只能在李轩前辈的身旁,像一个智障似的挥舞着打call棒。”

 

戴妍琦痛心疾首说:“这种痛苦请务必让我来承受!”

 

乔一帆:“驳回。”

 

戴妍琦:“……”

 

戴妍琦叹了口气:“决斗吧!”

 

乔一帆点点头说:“决斗吧。”

 

于是在试炼任务里荣获了第二名的喵嗷嗷嗷嗷嗷呜小队正式宣告决裂。

 

……

 

“……所以说,你们还真的打起来了?就为这个?”李轩又好气又好笑,一巴掌给乔一帆颈侧伤口糊上一块生物胶,顺带还撩了一下他额前的碎发,“你傻不傻啊?”

 

“其实我去看什么都无所谓啊。”

 

主要看的是一起去的人,幸好他没打算让自己和小戴一块儿去看爱豆。

 

乔一帆乖乖点头。

 

李轩继续说:“下次还是不要这样了,弄得一身伤,还让人小姑娘不痛快。”

 

乔一帆继续点头,其实心里呵呵一笑,想的是戴妍琦才不会往心里去,他们俩平日里的相处方式就是能动手的决不bb。

 

他记得很久之前李轩就说过,不乐意听那种正儿八经的古典西洋乐和歌剧什么的,逼格很高,就是有点儿催眠,实在是欣赏不来。

 

最重要的是,他是Mayuyu的资深粉。

 

这些龟毛的东西都在乔一帆的小本本上记着。

 

看他这副乖巧的样子,李轩就知道乔一帆压根儿没听进去,只得心下无奈。

 

李轩说:“那你们‘决斗’结果呢?”

 

乔一帆眼睛一亮:“是我赢了!”

 

“那还成,倒也没给我丢脸。”李轩淡然道,手上动作不停。他拎起乔一帆的衣领将其调转了个方向,然后一把撩起他的后背的衣服接着上药,“虽说是女孩儿,但人家元素法师对咱们阵鬼还是有一定的职业克制。”

 

李轩轻声问道:“你啊,打起来的时候其实很吃力吧?”

 

这时乔一帆就有些别扭,声音低了下去:“并没有……反正,我还是赢了。”

 

李轩:“.…..”

 

吃不吃力什么的,其实李轩心里比乔一帆还要有数。这个时候的乔一帆和戴妍琦的战斗,并不比自己和苏沐橙或者楚云秀Solo难度低。职业优势还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性别所带来的劣势。

 

只可惜乔一帆还在懊恼之中,并没有get到李轩的点,他想到的却是自己这样的水平还远远不够,居然还劳烦到前辈来安慰自己!

 

他似乎是陷入了一个奇怪的圆里而不自知。

 

然而李轩万万没想到,这碴事儿居然还不算完——

 

演唱会上半场刚结束,舞台上正是MC,乔一帆看了一眼通讯器,和李轩打了声招呼便出去了。

 

当时李轩正像个智障一样挥舞着打call棒,以为他是去洗手间,便没多在意。

 

舞台上的聚光灯依然耀眼,直到安可曲开始的时候,乔一帆还没有回来,李轩才发觉事情不大对劲儿,发给他的讯息也一直没有得到回应。

 

通讯器里,他竟搜查不到乔一帆的信号了。李轩紧锁眉头,知道自己这是被暂时屏蔽了。一条路走不通,他便联系了肖时钦,想让他帮忙给乔一帆的终端做个远程定位。

 

然而,一问才知道肖时钦那边亦是焦头烂额之际,人家闺女本来靠着他睡得昏天暗地,一觉睡醒说去洗把脸,结果这一洗洗到人也不见了。

 

李轩开始脑壳疼,手下却不停。

 

他的权限要比乔一帆更高,也试图动用系统强行锁定位置,但是破译对方个人终端密码也还需要至少三分钟。

 

李轩烦躁地抓了头发。

 

“靠,什么破机器……”

 

……

 

月枕星河,夜沉。

 

隐约还能听见会场内粉丝们附和着歌声的节奏打call,李轩却在场外搜寻着他家后辈,全然没有心情再去与众同乐了。

 

是远处的蓦然爆发出的炸裂声和幽光提示了他。作为能源局公认的头号阵鬼,李轩一眼便认出那是鬼神盛宴的光芒,心中立马有了计较,脚下宛若生风。

 

叛党的剑破开了最后一层残影刺入了年轻鬼剑士的腹部,雪纹的刀尖却稳稳地穿过那人的心脏,没入了他身下的大地,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其钉在地上。

 

温热的鲜血混杂着尘与土飞扬,落在了此刻狼狈的脸庞上。

 

那张本应是干净白皙的脸庞。

 

李轩提刀赶到的时候,见到的正是这样一番触目惊心的场景。

 

乔一帆撑着刀柄站了起来,还有些摇摇晃晃,浑身是血的样子看起来跟刚从地狱走上来的阿修罗没什么两样——这样的乔一帆,李轩感觉仿佛在哪里见过。而当乔一帆转身看向他时,眼中的冷漠和狠戾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化不开的温柔。

 

“前辈……”他的声音有些嘶哑,看向李轩的眼神带着些许讨好和邀功的意味,温顺得简直就像是一只小奶狗。

 

李轩却深知,这其实是只狼崽子。

 

乔一帆温和笑道:“前辈,我们回去吧。”

 

李轩走上前,确认过地上的人已是真正死亡后,替他将雪纹拔出并入鞘。乔一帆微微抬头看着李轩,似祈似求道:“我们回去吧……”

 

这是乔一帆第一次看见如此神情的李轩——不见严厉,没有欣慰亦无丝毫怒色。他的双眼不带任何感情,深邃到空洞,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就好像……在他眼中的自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过路人一般,陌生得让人害怕。

 

李轩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认出那是叛党的A级头目。

 

乔一帆悄悄地伸出手,想要拉一拉李轩的衣角,别的东西也行,什么都好,至少别再让他的前辈露出这样的表情。

 

李轩也缓缓抬起了手,仿佛是在回应他似的。

 

乔一帆心中微喜。

 

可是那只手却干脆有力,毫不留情地落在了他的后颈处。

 

乔一帆眼前一黑,往前栽倒在李轩怀里。

 

最后的意识竟是很抱歉。

 

没能赶得及回去看完这场演唱会……

 

……


tbc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