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过十个情缘的藏剑

非洲人

【李乔】各自珍重

李轩x乔一帆


灵契paro


有一点点关于前世今生?但cp真的不是一寸灰


感觉好久都没写过东西了......这次设定真的是感觉好诡异啊


私设在现世老李和小乔已经交往了


小乔对一寸灰的感情,应该更像是养儿子吧......


emmmmm就先这样吧


——————————————————————————————


1.

 

——他会到达比任何人都要远的地方。

 

——就是有点儿可惜,我大概没法亲手送他去。

 

——......所以,拜托你了。

 

 

 

2.

 

第十八赛季的决赛上,兴欣惜败于微草。

 

粉丝们甚至还来不及悲伤,又得到了兴欣战队的现任队长乔一帆决定退役的消息。

 

意料之外,却又是不出所料。

 

他既不是同期生里边第一个退役的,也不是那最后一个。毕竟每个人的身体情况都不一样,乔一帆也从来都不是什么天才。

 

但......稍微还是有点儿遗憾吧。

 

乔一帆把玩着手里的账号卡,心里不得不感慨一句岁月是把杀猪刀。

 

面前的少年人是他所选中的接班人,难过却也期待地看着自己。

 

他是那样的年轻,未经风霜的脸庞略显稚气,青涩未褪,哪怕是经历过自己所给的千般考验,也不见丝毫怯色。意气风发的少年浑身上下都萦绕着一股万夫莫敌的气势,那是自己早已不所拥有了的锐气。

 

“这个,”乔一帆示意少年伸手,“以后就交给你了。”

 

可是,就在年少者接过账号卡的那一瞬间,他竟从心底生出了一丝悲恸,牵动着深处的灵魂。

 

——走吧。

 

——没关系的。

 

——就这样吧,别回头。

 

是谁在说话......

 

“......队长?”

 

乔一帆浑身一震,终究还是松开了手指。

 

那张承载着他所有荣耀的账号卡,被他亲手交给了另一个人。

 

也许大家更喜欢将其称为“传承”。

 

这也意味着,从今往后,一寸灰和他,再无任何关系。

 

“没事儿。”乔一帆笑了笑。

 

“这个,就交给你了。”乔一帆顿了顿,竟然透着一丝恳求,再次说道,“拜托你了。”

 

“拜托你了......”

 

 

 

3.

 

正如所有阳冥司的命运一般,乔一帆也逃不出这个规律。

 

他的影灵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的床边。

 

日光和煦,穿过雕花木窗,穿过细细尘埃,落在那人苍白的脸庞上。

 

“果然还是瞒不过你。”乔一帆苦笑道。

 

从上一任手里匆忙继任的第一天他就知道,阳冥司活不过三十岁。

 

他看见过前辈的挣扎,但仿佛就是与天对抗那般艰难而绝望。后来,那位他最敬重的前辈失踪了,兴许是死了罢。

 

影灵与阳冥司可以分享灵魂,灵气共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同生同死,非一人可独活。

 

只是,这一天终于还是到来了。

 

一寸灰伫立于床前,静静地凝视着乔一帆,他的眼底有万重波澜,一言不发。

 

乔一帆说:“你为什么要回来呢?”

 

一寸灰似乎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乔一帆亦没有想让他回答。人临死前都会变得絮絮叨叨,大概是想赶着把一些来不及说的话都说完,说给希望能够听到这些话的人。

 

他自顾自道:“我真的,很舍不得你啊。”

 

“我不想把你托付给任何人。”

 

“能与你一同战斗过,真是太好了。”

 

“那会儿,真好......”

 

年轻的阳冥司从第一次走上祭坛的那一刻起便知晓,他今后的人生,大概也就这样了罢。他这辈子做过的最大胆也是最任性的一件事,就是让一寸灰成为他的影灵,可是——

 

“我后悔了。”

 

床前那灰衣青年眉头一皱。

 

“......已经,没办法了。”

 

乔一帆双目微瞌,嘴角含笑。回忆如走马灯似的在脑海中迅速掠过,这一刻他就像是一个局外人,静默地看着这些记忆,哪怕再也牵不动他的悲喜,却始终存着一份温柔。

 

当是最应庆幸,命源交予了一寸灰,他便再也不用被束缚在自己身边,终于自由了。

 

那......为什么还是如此不甘心呢?

 

他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一寸灰瞳孔微缩,伸出去一半的手却又用力握回了身侧。乔一帆睁大了双眼,仿佛在遥望着远方,凝视着虚空,他低声嘶哑道:“我还想看见你走到最高处,很高很高,比任何人都要高......”

 

“我还想再看看你......”

 

“再看一眼......”

 

“就一眼......”

 

只是,从今往后,望你一人珍重。

 

 

 

4.

 

乔一帆被叶修拉进了一个养老群,里边全都是各战队的退役选手。

 

叶修带头鼓掌,非常好,这下子咱们兴欣五月天终于齐了。

 

方锐说,从人头上就已经碾压了隔壁霸图F4。

 

苏沐橙等人纷纷响应。

 

然后他们就被其他人集体嘘了。

 

乔一帆老老实实向各位老前辈们问好。不管经过多少年,在他们面前,他依旧是那个乖巧有礼的新人。

 

黄少天唏嘘不已:“如果不是交手过,我一定会信了你这副乖巧的假象。”

 

张佳乐指指点点:“毕竟是联盟第一大心脏的继承人。”

 

乔一帆:“心脏?什么心脏?我不是个萌新吗?”

 

......看起来是被透过现象看本质了呢,乔一帆。

 

叶修拍案而起,咱们家一帆就是乖巧,怎么地?

 

魏琛紧跟其后,你们这群人是没感受过人小孩儿给咱们倒水的样子。

 

孙哲平说:哦。

 

王杰希心如止水道,呵呵。

 

最后李轩艳压群芳,骄傲道:“一帆亲手做过饭。”

 

然后又强调道:“给我。”

 

苏沐橙:“噫。”

 

叶修嫌弃不已地说:“拉倒吧,你这种纯属作弊,早就被三振出局了。”

 

乔一帆:“......”

 

手机蓦地震动,乔一帆一看是李轩发来的小窗消息,问他什么时候的飞机。乔一帆拖着行李箱刚过完安检,单手飞快地在九宫格键盘上打字。

 

只是一句话都还没打完,那边好似等不及了一样,直接打了个电话过来。

 

“歪?”

 

“晚上七点半左右,如果航班不晚点的话。”

 

“我好歹也是B市人吧,不用来接啊,我直接打车回去。”

 

“......可别了,我是怕你被拐。”

 

“没事的,拜拜。”

 

乔一帆将手机放回口袋时顺便掏了一下,除了手机和机票,啥也没捞着。于是莫名其妙的,就觉得有些失落,他还没有习惯账号卡彻底不在身边的日子,心底不大踏实。

 

 

 

5.

 

云淡,风过无痕。

 

明明只是短短的一瞬,却恍若隔世。

 

他伸手覆于逝者的双眼之上,那双明亮的眸子里曾映过万水千山。

 

掌中渐冷,方才知情重。

 

直至黄昏,余晖染渐。

 

一弹指二十瞬,一瞬二十念,一念二十息,一息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

 

阳冥司那短暂的寿命之于他,也不过如此而已。

 

他的影灵单膝跪于床边,轻吻手指上冰冷的锁灵戒,神色是化不开的温柔。

 

“是,大人。”

 

 

 

6.

 

“凌晨了,一帆,该起床了。”

 

李轩一巴掌关掉闹钟,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挠了一把肚皮,顺便把身边的乔一帆摇醒。

 

“比赛开始了?”乔一帆睡眼惺忪,一头短发四处乱翘。

 

“还没呢,中央爸爸凌晨到半才开始直播。”李轩给他顺了顺毛,催他下床,“赶紧洗脸去,我去煮面条。”

 

三十分钟后,俩人一人端着一碗面坐在沙发上,地上散乱地丢着几个喝空被捏扁了的啤酒罐。他们的脑门上都扎着“中国必胜”的布条,脸上却贴着各自后辈的名字,等待着紧张而又刺激的世邀赛决赛直播。

 

墙上钟表的三针在不紧不慢地走着,时间不知不觉地流过。

 

“哦哦哦该邱非上场了!”

 

“小卢干得漂亮!”

 

“英杰反手就是一扫帚!”

 

“锤他!小宋不要手软!”

 

“干嘛呢干嘛呢?大半夜的,你们不睡别人还要睡呢!”

 

家门蓦地被粗暴地敲响,原来是隔壁大爷嫌他们太吵。

 

乔一帆连连道歉,送走骂骂咧咧的大爷后回来坐在地板上接着看比赛,与李轩一起疯狂给国家队打call。

 

最后,在那片战火纷乱的大地上,他的一寸灰带走了最后一个对手,全场只剩下了王不留行。

 

他抑制不住地笑了,他听见李轩的欢呼声,仿佛也听见了决赛现场的掌声和哭声。

 

舞台充满了高科技的气息,每一位选手身上都连接了全息传感器,队伍一起捧起奖杯的时候,身后的角色们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当那一刻真正来临时,乔一帆忽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

 

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不是没有拿到过冠军,不是没有参加过这四年一度的世邀赛,只是未能像前辈们那样拿到过世邀赛的冠军,而已。

 

人生难免有遗憾吧。

 

一寸灰可以说是凝结了他全部的心血,如今终于站上了世界的顶端。

 

乔一帆既欣慰又失落。

 

大概是察觉到恋人的心情,李轩拍了拍他的脑袋,戏笑道:“你儿子可终于拿了世界冠军呢,开心点儿。”

 

乔一帆眨了眨眼,说:“说的也是。”

 

李轩感慨道:“想当年,朕还在位时,虽说拿过世界冠军,但是到最后都没拿到过国内冠军呢。”

 

乔一帆笑了笑:“咱俩互补呗。”

 

他转向电视屏幕,摄像机刚好在给角色们的特写镜头。乔一帆看着一寸灰,那鬼剑士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空洞的双眼忽然间有了一丝光彩,乔一帆微微一怔。

 

只是那光转瞬即逝。

 

也许灯光和角度的问题吧。

 

那些放不下的东西,也该放下了。


end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