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过十个情缘的藏剑

非洲人

【李乔】关于一场有始有终的暗恋

我……又特别不要脸地来啦
依然李轩x乔一帆!
大声告诉我这个北极圈里的人还有多少!qwq
……
……就这样吧 _(:3」∠ )_

荣耀官方微博V:

1月6日 9:30 来自 微博 weibo.com

#荣耀# 1月23日00:00例行维护后,将会增添新游戏玩法【绝地求生】,暂定开放7张地图;商城限定特效外观【末路逢生】正式上架,于1月23日20:00开始销售,限量30000套;修复部分鬼剑士技能【鬼神盛宴】的特效颜色bug,详情请见官网。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微信公众号【Glory】,敬请期待!(*/ω\*)

转发本条微博,官方将抽取三名幸运玩家赠送特殊神秘挂件!名单会在维护结束后公布哟!w

【荣耀吃鸡模式宣传海报.jpg】

“如果我的这次转发,官方能抽中我赠送挂件的话,我就去表白。”

鼠标轻轻一点,李轩信誓旦旦地说,“不,如果咱们虚空能有人被抽到,我就去。”

虚空第不知道多少届人大上,李轩同志站在投影大屏幕前,用感应笔在“幸运玩家”下划了一道红线,并重点圈出了“三名”。

吴羽策打了个哈欠,撑着下巴懒懒道:“可拉倒吧,你这回要是能真去找兴欣那孩子说去,我立马找经理去给鬼灯萤火申请变性。”

李迅:“???”

李轩敲了敲屏幕,气急败坏道:“我这次可是说真的!”

吴羽策:“哦。”

李迅:“哦。”

盖才捷:“哦。”

杨昊轩:“哦。”

......

李轩:“......”

“按着虚空的优良传统来看,这种抽奖活动每一次,”李迅点点头,说,“必然都是抽不到咱们的。”

李迅说:“队长这次肯定又‘没有机会’说出口了。”

李迅接着说:“队长就像个戏台上的老将军,每次都给自己背上立满了flag。”

众人皆点头,深以为然。

李轩:“......”

李轩勃然大怒,将李迅叉了出去。

......

俗话说得好,万事开头难。

自李轩同志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乔一帆至今,虚空战队人民代表大会已经召开了数十届,行动计划都从ABC制定到Z还循环了好几遍,李轩的幻想也从清新淡雅的小恋爱进化到二人婚后生活再到七年之痒,继而离婚后再破镜重圆......

虚空众人:“......”

然而现实中,那不争气的队长的主要矛盾还是停留在“表白”这一千古大话题上。

李迅说这可能是个假队长,毕竟玩阵鬼的都是大心脏,不仅心脏,还不要脸。

——咱们的队长不可能这么纯情!

虚空众人捶胸顿足,他们怎么就那么恨呢!

收拾完李迅之后,李轩拍拍衣袖回到会议室,拿起感应笔继续指点江山。

“......要想提升被抽中的概率,首先要做的,就是增加虚空的参与基数比例。咱们这样,每人把你们明里暗里的小号都拿出来,通通转发。”

吴羽策特别耿直地说:“我没有小号。”

李轩恨铁不成钢:“你就不会立刻申请吗!?这可是非常时期啊!”

李轩继续说:“崽,你这么傻,让爸爸如何放心退役?”

吴羽策:“......”

“那队长,咱们转发的时候要不要也进行些什么仪式呢?”盖才捷贴心地提议道,“我看迅哥儿玩阴【哔——】师的时候,抽卡前都要倒腾老久呢。”

李队长顿时觉得大秦要灭了。

“封建迷信害死人啊......”李轩抹了把脸,说,“有这个时间不如去多申请几个小号。”

李轩冷漠地说:“玄不改非,懂吗?”

虚空众人:“......”原来您也知道玄不改非这个道理啊!

H市,上林苑,会议室。

“人都齐了?”

大屏幕上投影的是正在进行中的视频通话。网络另一端那人转过转椅,翘着二郎腿,嘴里还咬着一根烟,含糊不清地说。

伴随着画面外叶秋崩溃的咆哮:“叶修你大爷!又在我的办公室抽烟!”

叶修置若罔闻,冲苏沐橙点了点头。

苏沐橙微微一笑,清了清嗓子,朗声道:“下面正式召开兴欣第我也不记得是多少届政治协商会议。本次会议的主要参与人员分别有——”

“兴欣前任队长——叶修。”

“以唐柔为代表的战队现役选手。”唐柔微笑颔首。

“以魏琛、伍晨为代表的公会管理人员。”魏琛起身,坦然接受众人并不存在的欢呼和鼓掌。

“记录员——陈果、罗辑。”

乔一帆满脸生无可恋地陷在自己的座椅里,苏沐橙视而不见,继续说道:“本次会议的主题,依然是‘下任队长乔一帆小同志的表白攻略’。”

叶修带头鼓掌,兴欣众人欣然响应。

苏沐橙:“本次荣耀的更新便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咱们这样,根据一帆玩《【哔——】与制作人》时钻石十连必出ssr的欧皇定律,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各自转发微博,但凡没有抽中我兴欣的任意一人,一帆都要去跟虚空那谁谁表白。”

叶修一寻思,说:“我觉得这个可行。这种貌似带点玄学性质的要求,可以显得咱们不是那么明显地强迫一帆。”

乔一帆:“......”

乔一帆苦着脸:我觉得不可行......”

“驳回。”苏沐橙笑眯眯道,“众所周知,李轩这个赛季结束后,很有可能是要打算退役了,再不说可就没机会啦。”

安文逸说:“最近几场常规赛上,一帆你的发挥都明显受到了影响,尤其是跟虚空对战的时候。”

乔一帆:“对不起......”

苏沐橙斩钉截铁道:“这种事,必须把它扼杀在季后赛之前。要么你俩欢喜HE,要么他拒绝了你,你伤心地痛哭流涕个一周后彻底死心,再化悲愤为力量,在咱们主场肛虚空的时候超常发挥,拿下比赛。”

乔一帆:“......”

“因为它影响了战队成绩,所以那就必须不是你一个人的事。”

乔一帆:“我有罪......”

魏琛叹息道:“可以理解,少年人的心事嘛......咱们都懂。你这个年纪,总要出点儿幺蛾子才算正常,老夫之前还一直觉得你太老成,没有年青人该有的样子。”

叶修也开始追忆似水年华,唏嘘不已:“想当初,哥也有过那么一段青葱岁月。还记得那是十年多前的一个夏天......”

苏沐橙轻咳了一声。

叶修从善如流:“当然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战队问题。一帆,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乔一帆:“......我谢谢各位前辈啊。”

……

维护日前一天,两个战队都不约合同地以各种姿势在进行祈祷。

包括李轩和乔一帆。

说来也可悲,他们竟然把希望寄托在这般虚无缥缈的可能上。

——好喜欢你,真的,好喜欢。

明明答案是如此的简单。

微博刷出名单后,乔一帆一口老血哽在喉头,目眦欲裂,手机屏幕里表示着微博对他深深的恶意。

“可奇了怪了......咋会没有我们呢?”

乔一帆陷入了沉思,开始质疑自己的欧洲血统。

乔一帆两手抓着头发,满脑子的卧槽。“难道真的要去说吗......”

可是如果继续犹豫的话,就什么也不会有开始。

……

看到名单的时候李轩整个人都愣住了,那三个幸运儿里竟然有一个是他平时用来和黑子掐架的小号。

静默之后,虚空爆发出一阵欢呼,全队上下普天同庆,奔走相告,就仿佛李轩已经脱单了一般。

吴羽策目瞪狗呆,旋即不顾一切地上前,一把揪住李轩的衣领不断摇晃。“假的!你是假的李轩!我认识的李轩没有这么欧!”

李迅亦难以置信地嘶吼道:“队长!你一定是瞒着我们偷偷把到了荣耀老总的女儿来曲线救国对不对!”

杨昊轩站到了桌子上,放声怒吼道:“大声告诉我,队长现在应该干什么!”

“告白!告白!告白!”

“告白!......”

......

然后群魔乱舞的众人就看见他们的队长打开了游戏。李轩魂不知所归地说:“我去吃个鸡冷静冷静......”

李迅惊恐地说:“队长,你登陆的是大号!”

【世界】车干的裤衩:大师球!捕捉一只野生的李轩大大!!!

【世界】老李家儿媳:大惊小怪。

......

结果李轩这一冷静,就冷静到了兴欣主场对战虚空的比赛,虚空的人都觉得自家队长这次表白又要常规性地凉了。

大约是主场优势,团队赛的时候乔一帆恰巧猜对了虚空的行进路线,兴欣打了李轩一个措手不及。等到虚空支援来到时,逢山鬼泣的血线已经下了80%。

一波团战后发现形势不大妙,于是虚空选择了战略性撤退。
李轩还在地图频道里打了一句:“卧槽!这么诡异的位置你都推得出来,厉害了我的一帆!”

然后乔一帆怔住,手一抽便回复道:“只......只要你在这个地图里,我就能感应到你?”

【地图】逢山鬼泣:???

【弹幕】鸾落音尘:!!!

......

当然,场外的血雨腥风,赛中人皆不知晓。

比赛结束后,两队各自回了休息室。

乔一帆正苦哈哈地面临着一场形势严峻的三堂会审。

门被敲响的时乔一帆用尽毕生的反应和速度,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于是门外李轩,就看到开门人一脸得救了的表情看着自己。

李轩:“......”

乔一帆:“......”

李轩:“......别激动,无,无须多礼?”

乔一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这时苏沐橙出来打圆场。

接着就见李轩被他身后的一干队友推推搡搡地给挤到了兴欣队伍前。

包子如临大敌:“干嘛?想打架?”

李轩:“???”

包子失望又惆怅地叹了口气。

李轩:“......让你失望了还真是不好意思啊。”

......

苏沐橙不耐烦地问:“李轩大大,您老人家到底来干啥的呀?”

感受到身后队友们热切又期盼的目光,李轩抹了把脸,从队服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和一杆笔,脸上写满了视死如归。

李轩将户口本的复印件和笔递到乔一帆面前,紧张道:

“那啥......一帆啊,你愿意在这上头签个字儿不?”

end

评论(11)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