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过十个情缘的藏剑

非洲人

【李乔】论世无真

我又来啦......还是李轩x乔一帆

这大概是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

当然啦,我内心还是希望他们俩能有一个好的结局

不管能不能在一起

只要过得好,就好

emmmm就先这样吧


——————————————————————————————


1.

各位大佬们好,我叫李大锤。

是兴欣的未来。

是兴欣的现任队长。

是现任兴欣仅存的良心。

我刚刚接手了全明星账号卡——一寸灰。

托我亲传师傅的福,这个账号还有一个特智障的外号,小灰灰。

一开始我是想拒绝的。

可是,我的亲师傅——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乔某人!一次又一次地引诱着我去犯错hauqwdbskfhskfgsfvdbvhjgfweyjgf......

......鼻青脸肿地给大佬递茶。

你刁难我胖虎!

哦,对了,今天是我们的账号卡交接新闻发布会。

同时还是队长交接宣布会。

也师傅的退役记者招待会。

当新闻官宣布可以开始提问时,那群记者的照相机就跟脱了缰的野狗似的,闪光灯差点把我闪成天边一颗最耀眼的傻逼,一个个都恨不得把话筒给戳到我的鼻孔里。

你们其实是霸图派来的吧?

你们是打算闪瞎我的狗眼好继承兴欣的烟吗?

看了看身边的师傅,我想我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他老人家人模狗样,特别的游刃有余,尽显风度。

跟他以前那朵小白花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还他妈长得比我高。

真的,岁月是把杀猪刀,给他切出了六块腹肌,也磨平了他的下巴。

别问我为什么gay里gay气地知道这些,因为我在上林苑就跟丫一个宿舍。

灯光不停,模糊中我好像看到了我家的祖师爷们偷偷从侧门溜了进来,混在人群后面。

别装了,在我被闪瞎之前,我的视力还是5.2,我还没倒下。

叶神,沐姐,方哥。

就是你们了,化成灰我都认得。

忽然间想起方才师傅给我账号卡时,手有些颤抖。

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心思在作祟,我当时没敢看他。

“师傅,你又输了。”

“知道了知道了,徒弟......还是长大了!”

......

啧,现在真心觉得,每次切磋后那个牛逼哄哄地说“师傅你又输了”的我咋那么欠揍呢。

 

2.

我怀着敬畏的心情,战战兢兢地登陆了一寸灰。

在技术部对他做出改动之前,我想再好好地看看他。

去信使那儿接收系统信件时,我不小心看到了草稿箱。

数量1。

最新修改时间显示的大概是师傅第一次世邀赛夺冠那会儿。

我掐指一算,好像前虚空队长退役也是这么个时候。

是不是师傅他自己都忘了这草稿的存在......

在经历了来自灵魂的拷问之后,我做贼心虚地点开了信件草稿。

然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3.

那是一封永远寄不出去的信。

 

4.

前辈?轩哥?

啊,就先这样吧,这个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呢。

想到哪儿就写到那儿吧,总感觉用这种方式来表白格外地难为情......

不知道等我发出去的时候,逢山鬼泣还是不是你。

真的好遗憾啊......每年只能看见你三、四次,感觉还没看够,你就要退役了。

哦不对,运气好的话,夏休期间旅游也许会偶遇。

但是我好像真的是脸黑,一次都没见过,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非酋血统吧。

当然,能在微博上看你的动态你的各种照片,我也会很开心啦!

虽然这些都跟我无关。

稍微有点儿小遗憾......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啦!

地理上隔了万水千山。

交情上隔了......emmmmm,还好,也就一个宇宙。

你眼中的我大概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后辈吧?

甚至还不如自家战队的孩子来得亲近。

我只能暗搓搓地看着海报,假装我们的关系真的很亲昵。

哦,对了,你还记得吗,就是有一年的全明星大赛海报,是将同职业的新老账号画在了一起。当时我还偷偷兴奋了好久,我们终于能够站在一起啦!

说到全明星——当年全明星的新人挑战赛我特天真地挑战了你,结果被你教做人了......可是除了那一次,留下的都是温柔的记忆,和令人怀念的声音。

好想见你。

好希望能像李迅一样被你摸头拍肩,安慰鼓励。

好希望能像第一届世邀赛的成员那样跟你放肆地拥抱。

......

可我好像......真的不能说出口呀。

喜欢。

真的很喜欢。

不过也没办法啦,我哪能掰弯你呢?

做不到,也不敢啊。

咳,能不能成我自己心里还没点儿b数嘛?

嗯,听说你要回老家结婚了。

我怕婚礼当天的祝福太多,你会不在意我的问候......

那就在这里,提前祝你新婚快乐吧!

 

5.

“......”

我本以为师傅只是长得比较gay而已,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连芯儿都是基佬紫的。

如果这封信不是虚拟信件而是实体,那它大概会被遗忘在抽屉里的某个小角落,得落好一层灰。

如果不是我今天心血来潮登陆账号看系统信息,这草稿也就不会被发现。

也许明天技术部开始工作时,这些东西就会被清零。

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不会有人记得。

包括师傅他自己。

 

6.

可是就算我知道了这一切,我也做不了什么。

为什么命运之门要让我知道这么沉重的东西!

难道颜值越高责任越大吗?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觉得虐心啊!

 

7.

李轩前辈过他的小日子去了。

师傅也是真的离开了这个江湖。

而那些事在荣耀里连芝麻都算不是,沧海行人罢了。

最后我把一寸灰停在了鬼剑士转职地的主npc旁,然后下线。

等待明天的归墟。

 

8.

不管珍重之后多久才能重逢。

如果说我只是一个过客的话,那么我希望师傅他能够成为归人。

醉来天春,大梦一枕。

npc身旁有一寸灰,不过他的外观被策划改得很像逢山鬼泣,大概国服就是这个尿性,爱豆效应。

两个角色看起来万般情深。

就好似,你们也曾。


end


——————————————————————————————


扛起一帆就是半个地球冲刺!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