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过十个情缘的藏剑

非洲人

【策瑜】不入轮回

镇魂街paro

然鹅却是听《若当来世》有感

以及看《江东双璧》生情

总之就是......新入坑......

emmmmm请多指教qwq


——————————————————————————————


1.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江东黑道大佬,孙家的长子——孙策,是个反封建迷信的现实主义者,就是那种比《游【哔——】王》里的海某濑人更要相信的科学的存在。

所以他特别不能够理解自家小妹为什么会喜欢看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比如《镇X街》,比如《灵【哔——】契》,再比如《狐妖X红娘》。

这基因遗传的,一点儿都不像是亲兄妹。

但是作为大哥,作为父亲已逝世的现任孙家掌权人,他得对弟弟妹妹负起责任啊,他肯定是不能够看着自家小妹被这些“丧文化”荼毒的对不对?

于是每次孙尚香签收快递本子的时候,都是一场游击战。

 

2.

孙尚香有一个梦想——既不是世界和平,也不是人种平等。

而是希望有一天,她会遇见一个能够在飞沙走石,千军万马中向她单膝下跪,俯首称臣的男神,并且那人声音低沉道:“末将XX,愿为孙家世代赴汤蹈火。”

于是在公元2018年的某月,在孙策年满二十六岁后的某一天,在孙策差点被某个挨千刀的商业对头雇人暗算时,面前蓦然出现了一个人。

那个人说:“末将......愿为孙家世代赴汤蹈火!”

 

3.

这注定是个不同寻常的日子——尽管孙策是一个现实的科学主义者。.

 

4.

他的出现是那么的突兀,却好像是他本来就站在那里了似的,悄无声息,令人寒颤。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些手持管制刀具的“混混”便已倒地不起,哀号不已。

那人身长玉立,面如冠玉,身着古代盔甲,箭袖披风,腰间别一把古朴长刀,面上却是一派温雅俊颜,端的是云淡风轻,气质非凡,竟与这喧嚣都市格格不入。

然而正是这般不俗的男子,便在见到孙策后微微一怔,那双清冷却无神的眸子终于有了一丝光彩。

仿佛过了好几个世纪,却又好像仅仅只是一瞬。

如同来自远古的吟唱,他的声音不知不觉牵起了孙策的情绪。

他缓缓朝孙策单膝下跪,垂下头颅,喉结上下滑动着,声音嘶哑道:

“末将......愿为孙家世代赴汤蹈火。”

 

5.

孙策:“......”

孙策黑人问号脸:“???”

孙策:“不是......那什么,兄弟你谁啊?”

 

6.

只见那军装男子缓缓道:“回主公,末将亦不知。”

孙策黑着脸说:“......你他妈到底是哪个片场里跑出来的?”

 

7.

从此这位无名人士便留在了孙策身边很久很久。

从半透明到全实体。

完全颠覆了孙策这几十年来的三观。

可是尽管如此,孙策还依然坚守着他的节操——“我只相信科学!”

啊,多么的难能可贵。

 

8.

无名的将士总是能够在孙策需要的时候出现。

比如在他忘记带钱包的时候突然一锭银子拍在了收银台上。

孙策:“......现在都是用手机付款的谢谢。”

比如在他洗澡忘记带衣服进去时突然开门,双手奉上一套叠得整整齐齐,棱角分明的浴衣和内裤。

孙策:“......我记得我反锁了门。”

比如在他没有带厕纸的时候蓦然出现一只修长笔直的手,拿有一卷未开封的筒纸。

孙策:“......其实我还可以用水龙头冲冲。”

比如在他有生理需求的时候......

孙策一把掀了桌子:“够了不要再说了!!!”

 

9.

听说,这种情况并不能用一般的灵异现象来解释。

根据官方说法,诸如无名之将这类灵体,是因为还存有强烈的执念才徘徊在人世间,迟迟不入轮回。他们能够被特定的人所召唤与看见,遵从其意志而战斗,被称为守护灵。

在孙尚香期待的目光中,孙策严肃地浏览完《镇【哔——】街》的百度百科,陷入了沉思。

显然像他身边这位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晓得的灵体,是不太能符合这个设定的。

“所以我到底为什么要来看这些一点儿都不科学的解说!?”孙策低头抓发:“你他妈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啊!连口胡都不能拯救你!”

无名将领:“???”

 

10.

事物总是有它的两面性。

虽然无名之将给孙策带来了许多的烦恼,却也无数次于危难之中救下孙策。

十字路口,混乱的人群中,孙策看着翻倒的货车,和身前的将领,神情复杂。

这个人,不,也许并不能够称呼他为人——自从遇见奉自己为听起来荒谬至极的“主公”之后,便以一己之力为他挡去了所有的危险,其中亦包括数次死劫。

但凡是正常人都不可能做得到。

直到那天孙策遇到了一个与他同样拥有守护灵的人。

只可惜,是敌非友。

 

11.

是他三十六岁那年。

暮天,长江,对峙。

枪响,火起,船沉。

当枪弹消耗殆尽时,便进行着最原始的接舷战。

孙策伫立于夹板,那儒将俯首。

一声嘶哑的“主公”,恍若穿越了千年的时光,又淹没在浩浩荡荡的长江之中。

望着一片业火修罗,孙策却忽然觉得不太对劲儿。

似乎站在这里的人,不应该是他。

 

12.

“主公!”

厉呵声将孙策唤回了神,那人挡在他身前,手中的古朴长刀正将偷袭之人拦腰斩断。温热的鲜血溅到了脸上,提醒着自己真的已经无法走上回头之路了。

——不应该是这样的。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13.

孙策蓦地呼吸一窒,眼前的浓烟与脑海中从未见过的不知名战火有了一瞬间的重叠。

孙策揪着胸口的衣料,急促喘息着。

“你的名字啊......你......你是......”

他的眼前只剩下了漆黑。

无数的光点儿从四面八方飞聚而来,将二人包裹在内。

然而,在撕裂了重重的黑暗之后,只剩下沉重的悲伤记忆。

 

14.

漂泊的灵魂。

无尽的杀戮。

未知的执念。

组成了这样的一个人。

即使所有东西都忘记了,也依然记得要完成他想去做的事情,要回到他的身边。

然后,在无尽的轮回中一次又一次地寻找着自己。

“......周瑜。”孙策轻轻地念着,“公瑾。”

那人俯身垂首,沉声道:

“末将周瑜,愿为孙家世代赴汤蹈火。”

 

15.

后来,大家发现孙家的大佬再也不嘲讽自家亲妹“玄不救非,氪不改命”了,并且只要不过火,也对一些“封建迷信”活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好像有什么不太对了,可是孙大佬的生活确实什么也没有改变。

只是当时的周瑜化作了无数的微光,消散在风中。

当执念被了却时,他再也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他本就不该这般存在的。

孙策垂眸,叹息道:“对不住。”


end

——————————————————————————————


唔,个人觉得孙策会轮回转世是因为他相信他的霸业会有周瑜替他完成,所以相对周瑜来说,要更洒脱一些吧......?

然鹅周瑜本身背负的东西太多太多,当然会很难放下吧。。。。。。?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