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过十个情缘的藏剑

非洲人

【李乔】若当来世

李轩x乔一帆

有些东西结合了一下剑三的

今天突发奇想上了一下号,看着自己的七夕成就莫名就难过了

我记得他说的话他炸的烟花他打jjc时习惯,可是那个人再也没有回来过

想写点什么纪念一下

如果荣耀像剑三一样人来人往,我希望每个角色都能找到最终的归宿,我喜欢的cp也不要同我一样难过

emmmm......就先这样吧

 

——————————————————————————————

 

1.

相信荣耀里到过神之领域的玩家们都知道——

这天下,终究是姓复的。

 

2.

有个故事起源于世界频道的某一次复制大战。

记得那是第一届世邀赛刚结束还没多久。

荣耀开发公司为了为了响应时代的号召,抵挡潮流的冲击,出了个新活动,名字还特别俗气的那种——

缘定七夕。

还顺道推出了个配套的成就——

情定三生。

 

3.

这活动说白了就是要两个玩家组队刷好感度,再一起奔波于各个地图之间,完成一大串复杂而冗长的任务。如果能够连续三年与同一个玩家完成该活动,便可以获得“情定三生”的称号。

虽然最后得到的除了微乎其微的经验和金币之外,也就只是一个可以刻上对方id的没有任何属性加成的腰间挂饰罢了。

哦,还有一个限时的七夕鹊桥场景道具,可以进去截图的那种。

玩的就是一个情怀。

找的就是一个情缘。

以及Pvx党的胜利。

 

4.

官网公告出来的之后,咸鱼党养老号等举服上下,普天同庆。

Pve党对公司指指点点,还不如出个七夕副本来得实在。

Pvp党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各公会统战策划着七夕扫图活动。

 

5.

当时还有一句话流芳百世:

辣鸡游戏,毁我青春。

 

6.

乔一帆也这么觉得。

 

7.

当时吧,各路人马都在忙着抢野图boss,吃瓜群众纷纷前排围观神仙打架。

叶修一边忙着跟其他选手互喷垃圾话,一边暗搓搓地排兵布阵。

野图boss被各家恰到好处地卡住仇恨范围,团团围住,一时间场面巨尬无比,僵持不下。

乔一帆不免开了会儿小差,不亦乐乎地看着世界频道日常被复制党们占领。

 

8.

[世界]西谚:歪?别的小朋友都有七夕对象了,拳法家小哥哥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呀?#鄙视

[世界]拂雪霜华:歪?别的小朋友都有七夕对象了,枪炮师小姐姐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呀?#鄙视

[世界]黄老吉:歪?别的小朋友都有七夕对象了,牧师小姐姐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呀?#鄙视

[世界]慕容狗蛋:歪?别的小朋友都有七夕对象了,忍者小哥哥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呀?#鄙视

[世界]王大富:歪?别的小朋友都有七夕对象了,元素小姐姐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呀?#鄙视

……

 

9.

乔一帆一时心痒难耐,又想着自己的消息肯定会被复制党们很快刷上去的,便也跟了一条。

[世界]一寸灰:歪?别的小朋友都有七夕对象了,鬼剑小哥哥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呀?#鄙视

反正他也看不见,对吧。

 

10.

然后他就收到了无数密聊,“小天使你还缺xxx【职业】的xx【体型】吗”之类的。

后来偷偷设置了特别关注的人突然来了消息。

[密聊]逢山鬼泣:鬼剑小哥哥没有,鬼剑大哥哥你要吗?#欣喜

吓得乔一帆一脚踹了电源。

 

11.

人生总是这样,时刻充满了冲突与戏剧性。

 

12.

乔一帆手忙脚乱地重启了机子,又战战兢兢地用手机点开qq,小窗问李轩,前辈你的号是不是迅哥儿在登录。

游戏里的世界频道已经在李轩的带领下改朝换代了,格式从“歪?别的小朋友都有七夕对象了,XXX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呀”变成了“xxx没有,xxx你要吗”。

乔一帆忍不住感慨时过境迁。

 

13.

李轩说,废话,那臭小子哪敢乱动我儿子?

 

14.

总而言之,俩人就这样火速约上了。

趁着活动还没开始的日子,他们时常趁着不用训练,不抢boss,不刷副本,不赶记录的时候一起组队刷好感度。

他们几乎刷遍了所有的中小型副本,就连隐藏任务,奇遇和成就都触发了不少。

那段时间,普通时常能看到他们成双成对出现的身影。

双鬼党的心碎了。

高乔党的心凉了。

 

15.

乔一帆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说。

他想问问李轩,他是如何在世界频道的茫茫id中一眼发现自己的。

为什么七夕任务来找自己这个小透明而不是同队的小伙伴。

是不是他也存有同样的心思。

……

然而,李轩什么都没有说。

乔一帆什么也没有问。

 

16.

等到活动开始后,他们的好感度早就已经可以直接开始做七夕任务了。

不得不说,七夕任务真的如叶修猜测那般,就跟那女人的裹脚布似的又臭又长。

李轩时不时向乔一帆吐槽几句。

“哟,合着同一个角色搭档连续做三年这任务就算是‘三生’啊?那我不得活了好几辈子啊。”

“啧啧啧,一帆你看那群扫图的人,单身狗的愤怒。”

“我靠,荣耀策划是脑袋被驴踢了吗?居然还要去跳崖?咱们是不是得整个双人坐骑再来跳一把呀……”

“玩这游戏这么久,感觉所有地图今儿都被我俩踩完了。”

……

而乔一帆常常是安静地听着,憋不住的时候会闷笑几声,然后在李轩佯装不满地抱怨自己的时候,发一两个小小的表情。

[近聊]一寸灰:#欣喜#玫瑰

 

17.

屏幕前的乔一帆经常忍不住脸红耳红。

当然其他人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毕竟个个都在边骂着辣鸡游戏辣鸡策划辣鸡活动的同时成双成对地做着这个任务。比如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夜某和索某,再某和百某,一某和一某,等等。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职业选手群里面叶修率先发了一句话。

君莫笑:说好一生一起走,谁先七夕谁是狗。#大兵

后来某天黄少天截了张图到群里,大骂叶修不要脸。

众人看着图上叶修和某个装备破烂的神枪手组队一起走的画面,纷纷唏嘘不已。

众人指指点点:从今以后,你就是狗了。

沐雨橙风:叶修只是开了两台电脑自己做啦#猪头

 

18.

继叶修之后,最先被集火的就是在活动开始前就已经约上了的李轩和乔一帆。

乔一帆手忙脚乱不知道要怎么回复大家的悲斥。

李轩四平八稳地打着字。

逢山鬼泣:为了七夕狗就狗,谁要和你一起走。#鄙视

 

19.

七夕结束后,各选手们纷纷在微博po自己在限时场景里的截图。

生灵灭抱起了矮个子的鸾洛音尘;

夜雨声烦单膝半跪在索克萨尔面前;

风城烟雨树咚了林暗草惊;

沐雨橙风在树下靠着毁人不倦的肩膀;

……

无数粉丝喊着自戳双目自食口粮,喊着不拆不逆良心发糖。

乔一帆也很想放上他和李轩的截图。

可是他既不会摆出那些好看的姿势,也抓不准最好的时机与角度,更没有华丽好看的拓印或外观。

最重要的是,没有人会认为他能够和李轩在一起。

包括他自己。

 

20.

全联盟的人都知道,乔一帆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

他永远都不会让别人为难的。

第十一赛季快开始了,李轩在qq上同他抱怨战队强烈要求自己摘下那个刻着“一寸灰”的腰坠,说是会有重量影响。

于是温柔的孩子笑了笑说,没关系的前辈,还是比赛重要。

再亲手将那个同样刻着id的挂坠从一寸灰身上摘了下来。

 

21.

日子还是照样过,比赛还是照样打。

除了见面时多调笑几句,qq上多了些交流,电话多打了几次之外,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也没什么变化。

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了三年。

所有人都想不到他们竟然拿到了那个被吐槽“酸得掉牙”的成就。

然后又过了好几年,直到李轩退役之前,他们都坚持每年七夕组一次队。

从一开始的李轩来提醒,到后面默契地上线直接组队。

李轩退役了,后逢山鬼泣必然是要归还虚空战队的。

这份羁绊,终究还是该断了。

 

22.

乔一帆失落了好久。

不仅仅是亦师亦友的前辈离开了这个赛场,更是暗恋多年的人离开了他的视野。

也是那时候,兴欣众人才知道他们家小队长走死了的感情路。

七夕时习惯性登录了账号,看到列表里灰色的逢山鬼泣时才反应过来。

哦,前辈已经退役了。

 

23.

他想起他们一起做过许多成就。

他想起两个角色一起踩过许多地图。

攒了很久的表白道具一直被扔在

有路过的玩家密聊他,小天使七夕约吗约吗约吗#欣喜。

他看见灰色头像的旁边显示好感度九重——生死不离。

世界频道的复制党们依然飞扬跋扈,这次刷的是“别嘚瑟,生死不离之后就是江湖不见#鄙视”。

总归我们只是普通的前后辈,退役后大约便是天各一方。

“三年任务算是三生世”被李轩吐槽过。

可是不知彼此来世相逢,是否还能记得我是谁。

 

24.

突然手机忽然欢快地叫嚣了起来。

是苏沐橙,她说微博爆炸了。

乔一帆兴致缺缺地点开手机微博。

然后泪流满面。

 

25.

虚空_李轩v

鬼剑小哥哥没有,鬼剑大哥哥你要吗?@兴欣_乔一帆v

【截图1】【截图2】【截图3】【截图4】【截图5】【截图6】【截图7】【截图8】【截图9】

转发xxxx    评论xxxx     赞xxxxx

 

end

 

哦对了,推荐大家听首歌,冥月和马里奥的《若当来世》,特别虐特别好听qwq

评论(1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