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过十个情缘的藏剑

非洲人

【黑遍全联盟】荣耀王(2)

游戏王DMparo

卡组统领设定

李乔李轩x乔一帆

隐约伞修

有私设,以及,痴汉乔出没

瞎几把咧咧,牌组什么的都是乱来的

emmmm,就先这样吧


———————————————————————————————


1.

还记得那是一个月黑风高,正适合杀人放火的夜晚。

在这个黄道吉日,在苏黎世时间19:00,北京时间02:00这个良辰吉时,第一届世邀赛揭开了帷幕。

——是真·揭开序幕。

第一天是开幕式,不进行任何比赛。

当时的兴欣全网吧上下特别激动,全员积极参与观看赛事直播,地点就是网吧一楼的多媒体大屏幕。

在陈果的带领下,所有战队成员以及工作人员都排排坐在了大屏幕面前,头上扎着布条“中国必胜”,左脸画上鲜艳的五星红旗,右脸写了“沐橙嫁我”,而老板娘便拿着花名册站在众人面前一一点名。

乔一帆给所有人都倒了一杯水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姿乖巧。

然后暗戳戳地点开了手机版直播页面,随时准备发弹幕。

然后直播作了一把死,先是“滴滴滴——滴!”地搞了个类似于每晚中央新闻前的倒数,又放了一段网页的经典开头视频,一时间,弹幕铺天盖地,举国上下,骂声无数。

陈果镇定地点击关闭弹幕。


2.

其他队伍入场时,众人皆是各种漫不经心,谈笑风生,一股子“萤火之光岂敢与皓月争辉”的中二之感浑然天成。

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国队入场时,整个网吧都沸腾了——

“哦哦哦方锐!是方锐!我看到那孙子了!”

“卧槽叶修居然有这么帅!我怎么不知道!?”

“沐沐女神!啊——我觉得她在朝我微笑!!”

“醒醒,她只是在看正前方。”

......

在昏暗光线的环境中,大屏幕前一张张扭曲狰狞的脸孔,画写着各式各样的文字,手舞足蹈的人群,声嘶力竭的尖叫,堪称群魔乱舞,仿佛正在举行什么邪教的献祭仪式。

......也宛如一群智障。

别的不说,仔细打点一番后的叶修确实人模狗样,身披队服,手握国旗杆,终日嘲讽max的脸上此刻挂上了得体的微笑,四平八稳,走路还带风。

陈果严重怀疑那是叶秋。


3.

镜头从一号的叶修一一扫过所有队员,轮到李轩的时候,乔一帆不禁雀跃。但转念又一想,自己是一个有原则的五好青年,得矜持,嗯。

乔一帆深以为然,于是压抑住内心不断乱撞的小鹿,大爆手速发了一大版弹幕上去。

“车干大大好棒好帅不给你们看prprprprprpr!

    车干大大好棒好帅不给你们看prprprprprpr!

    车干大大好棒好帅不给你们看prprprprprpr!

    车干大大好棒好帅不给你们看prprprprprpr!

    车干大大好棒好帅不给你们看prprprprprpr!

     ......”

竟与李轩的粉丝们纠缠得难分高低。


4.

论一只脑残粉是如何产生的?

最开始叶修让乔一帆看李轩的比赛视频学习时,乔一帆觉得不愧是李轩前辈,草根男神。

然后全明星被李轩吊打得脑浆迸裂,萌新乔一帆瑟瑟发抖地想,男神就是男神,连吊打都这么有风度。

接着职业联赛遇上虚空,乔一帆没能上场,在选首席全程看完李轩他们被苏沐橙和叶修从LP4000坑到0。他不禁感慨,男票就是牛批,就算是卡组克制也坚决不放弃。

后来世邀赛前集训,叶修一个电话就把新生代们召唤了过来,乔一帆终于和李轩再次有了非网络性质接触。那段时间乔一帆坚持每日三省其身,老公在哪?老公说了什么?老公在做什么?

直到某一天他做了个不可描述的梦,早晨醒来发现了裤子不可描述部位的濡湿,乔一帆恍然大悟,原来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弯了。

一开始乔一帆内心是崩溃的。

乔一帆陷入了沉思——他再也不是那个宁折不弯的矗男了。

秉着有事找叶修没事扰叶修的原则,乔一帆向他敬爱的前队长虚心请教相关问题,倾诉了自己喜欢同性的烦恼。

在进行了长达一个下午的谈话后,叶修在乔一帆心里成功从荣耀教科书进化为教科书。

而一转身他还是那个温和腼腆的乔一帆。


5.

叶修纳闷:不是,一帆你等会儿,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很懂这些gay里gay气的知识?


6.

总而言之,在集训期间,乔一帆最大的收获除了决斗水平的提高,就是发觉自己似乎是喜欢李轩的。

当然,他的理智不允许自己在这么重要时候用儿女情长来打扰李轩。

更何况,乔一帆尚处于情窦初开阶段,怂得一逼。

反倒是突然被乔一帆咨询了这么一遭的叶修,

天天用扫描仪般的目光审视着国家队众人,甚至连来陪练的小年轻们都没放过。

——如苏沐橙、楚云秀、戴妍琦等雌性物种被排除在外。

与互崽的老母鸡毫无区分度。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