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过十个情缘的藏剑

非洲人

【李乔】路过(2)

李轩x乔一帆

还是冷cp

有些情结是我自己经历过的尴尬

不会放上一篇链接OTL......

小乔外貌是动漫的设定

emmmmm......就先这样吧



———————————————————————————————


15.

李迅是乔一帆新认识的小伙伴。

准确的说,是死缠烂打要吃大户的小伙伴。

因为每次吃饭时虚空食堂的杂役大娘总会给乔一帆多打一两饭和一勺菜。

还是肉多菜少的那种。


16.

李迅一直觉得食堂大娘也是一名深藏不漏的大佬。

类似于某某门派中最牛逼的人其实是门口的扫地僧那种。

她们总能老练地,精准无误地,将已装满的菜勺抖得只剩下蔬菜和少量的肉块。

但是对乔一帆就不一样了。

她们抖完菜勺后,情况刚好反过来。


17.

作为一个善于观察,善于发现,善于把握机会的人,

作为虚空府的内门弟子,

李迅当机立断地拿出了作为虚空精英的气魄,不管三七二十一总之抱上了乔一帆的大腿。

李迅:“哥!乔哥!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腿部挂件了!指哪打哪!”

乔一帆:“???”


18.

乔一帆自然是不好意思拒绝的。

于是,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李迅都吃得油光满面的。

盖才捷恨铁不成钢,

“就为了这么一口饭,你值得吗?”

李迅擦擦嘴,说:“人是铁,饭是钢。”

盖才捷:“你还记得你是虚空的精英弟子吗!?”

李迅理直气壮道:“能进能退,乃真正法器。”


19.

后来因为李迅和乔一帆经常走在一起,其他弟子开始指指点点。

“李师兄和乔道友一块儿去吃饭了!”

“迅哥儿说这叫为虚空和兴欣的友谊外交做贡献。”

“拉倒吧,我觉得是师兄想追人家。”

“瞎扯,咱们修仙联盟里哪来这么多断袖!”

...

......

乔一帆发现虚空的弟子看自己的眼神都充满了同情。


20.

八卦传闻总是传播得最快的。

李轩自然也是听说了。

当然,传到他耳中时,已经从“李迅有可能喜欢新来的乔一帆”变成了“李迅准备收拾收拾嫁去兴欣”了。

李轩眉头一皱发觉事情不简单。


21.

李轩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找自家弟子谈一谈人生,于是挑了一个良辰吉时传唤了李迅。

传话弟子回报时说:

“回掌门,李师兄说他正在拉屎,稍后便到。”

李轩:“......‘’


22.

真相当然不是像传话弟子所说那般,事实上李迅当时正在和乔一帆用午饭,拉屎只是用来糊驴李轩的借口。

然后乔一帆亲眼见证了李迅在一炷香之内吃完了剩余的大半盒饭菜,再急匆匆御剑飞向掌门。

乔一帆不禁有些感慨,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不愧是备受掌门重视的弟子,竟可以被准许如此任性。


23.

可能经历过赶投胎般赶着吃饭的朋友们都知道,吃饭吃太快的话容易胃胀气,胃胀气就容易打嗝。

走到李轩跟前时,李迅一个不留神,便打了个响亮的饱嗝。

“......”

深知自家弟子尿性,李轩冷笑道,“你到底是吃还是拉啊?”

李迅:“师傅,你听我解释!”

李轩不为所动:“来人,把李迅给我叉出去!”

次日,全虚空上下都知道了李迅拉完就算了,

......

还吃。


24.

李轩是这么对乔一帆说的:

“一帆啊,别客气,就把咱虚空当做是自己家一样。”

“别怕,多找他们切磋切磋,找我也行,你这么好,大家一定不会拒绝的。”

那叫一个慈眉善目,那叫一个和蔼可亲。

“我会的,多谢前辈。”乔一帆腼腆地笑了笑,说,“虚空很好,前辈也很好。”

莫名其妙的就,李轩老脸一红。


25.

转眼李轩就呵斥李迅。

“迅哥儿!赶紧给我训练去!想偷听就偷听,你以为这里是你家啊!?”


26.

而李迅坚信李轩的套路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27.

那一整天,李轩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的,面带微笑,心血来潮去指点了一众弟子。

然后神清气爽地离开,留下训练场上面色萎靡的弟子,哀鸿遍野。

李迅又不知天高地厚道:“一看师傅这样子,跟得了甜头的单身狗似的。”

然后他发现周围师兄弟们开始指指点点。

李迅转身一看差点被吓尿。

李轩双手负于身后,静静看着他,扯出一个耿直的微笑。


28.

“你不懂。”李轩说。

“你那是单身狗,而我这叫孤狼。”李轩自豪地说。


29.

后来某个月的月休,恰逢冬日,李轩给乔一帆开小灶。

难得的阵鬼苗子,哪怕不是自家门派的,仅仅是出于爱才之心,李轩也会倾力栽培。

更何况他似乎让人心动。

院子,细雪微风,玄衣长剑。

阵鬼的战斗方式不比剑修那般,过处翩若惊鸿,亦不如法修华丽绚烂,但当刀落阵成之时,地上泛着暗光的一圈圈符文却也有着诡异而独特的美感。

乔一帆从来不缺乏努力,也进步飞速,这带给了李轩足够多的成就感。

看,这可是我教出来的人啊。


30.

乔一帆擦完汗抬头,不经意间撞入他的眼底。

漆黑深邃,和自己的淡蓝色完全不一样。


31.

李轩突然说,已经十二月了。

“哎?”乔一帆一愣。

“只是突然想起,又快要到除夕了。”李轩道。

归刀入鞘,乔一帆想起曾经在微草的时候,似乎是只有高英杰会和自己在逢年过节时小小地庆祝。

明明才离开微草半年多,却好像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一入仙途,便意味着断了凡缘。

可出了这尘世,又会没了多少的人情味儿。


32.

“虚空还是会一起过节的哦。”李轩笑道。

“说什么修仙修心,与尘世彻底无关,那都是瞎扯,虚空可没那么多鸡毛的规定与束缚。”

“过节算什么,我们可是要踏破虚空啊。”


33.

那个人是如此的耀眼。

他向乔一帆伸出手,一字一句说得缓慢而有力,如同来自远古的吟唱萦绕在耳边。

“我希望,你愿意把我们当做是家人,而不仅仅是一个过路人。”


34.

其实阳光并没有那么刺眼,只是乔一帆不由自主眼眶酸胀。

这大概是除了叶修之外,他的第一束光。


35.

当然,李轩一点儿都不想说出那个“们”字。

只是怕说得太耿直,吓到小孩。


tbc

......

woc突然就控制不住自己开始矫情起来了TUT

评论(18)

热度(86)